http://www.shgrsw.com

疫情蔓延,书店难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一刻商业,作者 | 栗不旬,编辑 | 周烨

疫情之下,实体经济普遍难做,书店便是其中之一。

近期,“网红书店”言几又位于厦门的一家店铺宣布关店,这是在一年内,言几又书店在厦门关闭的第四家门店,也是其在厦门的最后一家门店,至此,言几又书店彻底退出厦门。

这已经不是言几又第一次关店,此前言几又已经关停了广州、北京、成都、西安的部分门店。

言几又折射的是整个实体书店的颓势,疫情之下,其他网红书店的日子也很难熬,正经历着一场漫长的寒冬期。

2020年2月,单向街发布众筹求救;2020年6月25日方所重庆店终止营业;2020年底诚品生活深圳店结束营业,大陆仅剩苏州一家门店营业;2021年8月钟书阁静安店闭门谢客……

不管是老牌书店还是网红书店,都需要大量的线下客流量到店内消费,在疫情的影响下,客流量减少,销售额随之下跌,必然引起经营困难,闭店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根据《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共有1573家书店关门,是2019年闭店数量的三倍多。

如今,两年时间过去了,疫情的影响还在持续,网红书店们仍在苦苦支撑,未来迷雾重重,不知何时才能迎来转机。

01 言几又:停不下来的关店潮

近日,言几又位于厦门宝龙一城的店铺宣布闭店,这是在一年之内,言几又在厦门陆续关闭的第四家门店。

至此,言几又书店在厦门的所有门店全部关闭,彻底退出厦门市场。

这已经不是言几又第一次出现关店、撤出一座城市的动作。

去年11月,位于广州K11的言几又黑金旗舰店闭店,这意味着言几又从此正式撤出广州;2021年底,深圳言几又书店正常营业的只剩两家,另外三家门店均已关闭。此前,言几又书店关停了广州、北京、成都、西安的部分门店。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自2020年起至2021年底,言几又不时有关店消息曝出,搜集各地媒体的公开信息,粗略统计了一下,言几又全国有近20家门店已经相继关店。

关店潮还在继续。除了厦门最后一家店关闭外,今年4月初,北京金融街购物中心的言几又书店关张闭店,这是继言几又北京王府中环店在去年底关闭后,言几又在北京关闭的又一家店铺。此前言几又在北京共有八家门店,如今仅剩下两家门店还在正常营业。

言几又门店,图/言几又华东官方微博

不过,在言几又的官网上并未披露最新的门店信息详情,仍详细保留着其最高峰时期的58家门店名单。也就是说,相距此前的巅峰时期,如今的言几又已经在全国关闭了近三分之一的门店。

关店背后,是言几又面临的重重困境。

去年12月,据央视财经报道,作为“网红”书店代表的“言几又”被曝存在欠薪、不给员工交社保等问题,多名言几又离职及在职员工也在社交平台曝光被拖欠薪资和社保。在经济观察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2021年10月,被拖欠了5个月工资的言几又员工离职,准备入职新公司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社保已经被拖欠了7个月。

同时,除了闭店,被员工曝光欠薪之外,言几又还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催收诉讼。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21年5月至10月,因为四川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言几又文化服务有限公司、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与多家地产、装修、设备方的供应商存在合同纠纷,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均被列为失信企业,其董事长兼CEO但捷作为上述企业法人被限制高消费。

随着网上“讨伐”风波愈演愈烈,言几又发布公开声明将这一切的原因归咎于公司转型阵痛和疫情缘故。声明中表示,由于公司发展需要,言几又将发展重心做了调整,开始企业经营方向的转型,同时受到疫情影响,造成了现金流吃紧的情况,所以在短期内不得不采取关闭部分门店以及分批次发放员工工资来维持整体的正常运营。

曾经,言几又凭借着网红连锁书店的模式受到资本的青睐,据天眼查统计,言几又从2014年至2018年已获得4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超2.4亿元。资本的加持下,言几又开启了一路疯狂扩张的模式。

言几又融资情况,图/天眼查

时间回到2019年初,彼时言几又刚获得了新一轮过亿元 B 轮融资,其董事长兼CEO但捷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当年计划在全国新增超过100家门店,两年以后的速度会更快,大概每年一两百家的速度。

但疫情的到来,彻底打破了言几又扩张的雄心,甚至陷入重重困境之中。

02 除了言几又,其他书店也不好过

言几又的关店、欠薪并不是个例,在疫情笼罩的这两年里,其他书店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

2020年2月24日,单向街书店发了一篇名为《走出孤岛 保卫书店丨坚持了15年的单向求众众筹续命》的文章,文章的第一句话就是“疫情迟迟没有尽头,书店撑不住了”。

单向街在文中提到的2020年,原本是单向空间成立15周年,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持续月余后,书店营收大幅下降,难以为继,截止到当年 2 月 24 日,单向仅剩的 4 家实体书店,只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开始营业,而大悦城当前整体客流量每天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书店平均每天只能卖出 15 本书,其中一半还是爱书如命的店员买走的,预计书店2月份收入较往年直线下滑 80% 之多。

单向街也曾展开储值优惠、在线直播、建群秒杀等促销活动以谋求自救,但却收效甚微。

单向空间储值活动,图/单向空间小程序

除了众筹续命,钟书阁、思南书局等书店选择以直播的方式带用户云逛书店。钟书阁是率先试水淘宝直播的一家书店,店长们在书店中穿行,带用户云打卡书店,并为用户推荐书籍,一个月内就连播7场,最多一场观看人数近万人。

2020年2月底,据淘宝直播平台消息,钟书阁、志达书店、麦家理想谷、中信书店、蒲蒲兰绘本馆等200多家知名书店集体变身淘宝直播间,其中包含不少“网红书店”的店长们化身主播,带着读者一边“云逛店”,一边推荐新书。

据淘宝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开通直播的书店数量同比增长5倍,图书直播场次增长近10倍,书店的直播内容还包括推出线上讲座、请作家对谈、发布新书等等。

但显然,在巨大的不可抗力面前,这些措施都只是杯水车薪。

2020年1月9日,方所文化发布消息称,方所重庆店将于2020年6月25日终止营业;同年4月2日,方所文化又在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上发布了方所重庆店即将关闭和清仓甩卖的消息,并在一篇告示文章当中表示,“4月1日至6月25日,方所重庆店全场图书7折,优质样书、杂志低至3折起。” 这是方所在重庆的唯一一家门店,关闭即意味着退出重庆。

方所文化,图/方所文化官方微博

2020年7月,诚品生活宣布,位于深圳万象天地的“诚品生活深圳”因严峻的新冠疫情冲击,于2020年底结束营业,大陆仅剩苏州一家门店营业;2021年8月,曾被誉为“上海最美书店”的钟书阁静安店闭门谢客……

疫情冲击之下,每一家实体书店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新挑战,走的每一步都很艰难。根据《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共有1573家书店关门,是2019年闭店数量的三倍多。

正如钟书阁创始人金浩所言,近期相关言几又的报道很多,实体书店确实不易,书店以销售图书为主的方针,压力也很大,一些书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怎么样把书卖好确实需要研究。

疫情更像是行业进化的加速器,越是艰难的时刻,往往越是大浪淘沙洗牌的关键时刻,如何把书卖好、如何靠自己活下去,是摆在书店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03 疫情蔓延,书店快熬不下去了

实体书店的生意不好做已成为共识,许知远曾被问及为什么要做《十三邀》这个节目时回答到,“因为我做了一个不赚钱的书店,所以要做一些其他事来赚钱。”而在疫情蔓延之下,书店的困境变得愈发严重。

为了吸引人流量,很多网红书店将店铺选在一二线城市热闹的商场里,虽然很多网红书店都能够享受购物中心一定的租金优惠,但前期的装修费用、以及一二线城市的租金费用仍是不低的硬成本,拉低了网红书店本身整体的利润空间。

言几又书店,图/言几又官方微博

以言几又为例,2018年,言几又请来日本知名设计师池贝知子操刀设计西安一家门店,在创建时投入了1.4亿元,而当时其B轮融资额才到1.2亿元。也就是说言几又几乎将所有的融资收入都投入到了装修上。砸钱还是有回报的,言几又迈科中心旗舰店被有的网友评价为看过的最高颜值的书店,吸引了不少用户打卡,然而这家店开业不足两年,就宣布关闭。

线下运营成本高昂的同时,线上渠道的兴起,更是加重了实体书店的压力。当下不仅有淘宝、京东、拼多多以常年五折、八折的高额优惠券、满减的形式吸引消费者,还有抖音、快手以及小红书等以直播卖货、图文种草的形式加入了卖书的阵营。

去年9月底,抖音博主刘媛媛开启了亿元专场的直播,号称“喊来了中国出版社的半壁江山”,并在预告中标明“准备了50万册书破价到10元以下,10万册1元的书,爆款书突破了双十一价格。”在她的直播中,最便宜的书籍售价仅1元,已经远远低于一本书的成本价。

而实体书店往往囿于承担房租、水电及人工等成本,通常很难有较大的折扣力度。

不止于此,以多抓鱼、孔夫子旧书网为代表的二手图书渠道也迅速发展,消费者的购书渠道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折扣力度也比线下书店要高,抢走了大批原本属于书店的客户,实体书店难上加难。

仅仅依靠卖书赚钱的零售收益,书店根本无法在线上电商的碾压式价格战中生存下去,因此越来越多的书店开始将图书营销与咖啡、餐饮、文创商品等结合,走综合化路线,拓展新的营收来源,包括西西弗书店、方所、库布里克、单向街书店、南京先锋书店、台湾有诚品等都属于这一类型。

与卖书相比,这些符合型书店更像是在售卖供人们阅读、休闲互动的场所,同时依靠高颜值、充满设计感的装修风格,营造出一个个沉浸式的充满艺术气息的“文化空间”,成为不少人的“打卡”拍照地。

综合化的路线收益是显而易见的,以言几又为例,从其店面陈设占比来看,图书占比50%,文创零售占比28%,咖啡饮料占比22%,但从利润率上来看,却是陈设占比最小的咖啡占比最高,达75%,文创次之为40%-50%,而陈设面积占比最大的图书的利润率仅为10%-30%,远远低于咖啡和文创带来的利润。

但在现实中,很多前往网红书店打卡的人众多,但真正买书、入座的消费者却并不多,如何将慕名来打卡的流量转化成结结实实的销售额,一直是网红书店的难题所在。

而在疫情的影响下,这份困难被无限放大。书店要想有销售额,不管用户是来专门消费还是随意打卡,最主要的前提是要有大量的线下用户来到书店。然而,疫情限制的大家的外出,客流量大幅减少,没有流量也就意味着没有现金流收入,时间一长必然引起书店经营困难。

早在2020年3月份,但捷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疫情爆发后,因防疫,言几又关闭了大部分门店,从1月底到2月底基本颗粒无收,整个销售下滑了95%以上。

如今,两年过去了,疫情的影响还在持续,书店此次经历的寒冬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漫长,也更寒冷。苦苦支撑,艰难求生,依然是书店这两年的真实写照,只是没人能回答,何时春天真正到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