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苹果财报电话会议摘录:供应受限将带来80亿美元的损失 受影响的组装厂已开工

4月29日消息,当地时间周四苹果发布截至3月26日的2022财年第二财季财报。财报显示,苹果第二财季营收为972.78亿美元,同比增长8.59%;净利润为250.1亿美元,同比增长6%。财报发布后,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等公司高管出席财报电话会议,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库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iPhone、Mac、可穿戴设备、家用和配件均创下历年一季度最佳业绩,用户订阅量增长强劲,服务业务创下历史纪录。他认为,当季度创纪录的业绩证明苹果对创新的不懈关注,以及创造世界上最好产品和服务的能力。

马埃斯特里则表示,“我们对第二财季创纪录的业绩非常满意,因为我们创下了服务营收的历史纪录,iPhone、Mac以及可穿戴设备、家居和配件业务都实现历年当季营收纪录,”他提到,将于2022年5月12日向股东派发每股23美分的普通股现金股息。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考虑到市场上发生的一切,我有几个涉及宏观方面的问题。首先是如何看待消费者支出。考虑到眼前的股市波动、利率上升、通货膨胀……你在关注企业内部和宏观层面的哪些指标,又会对苹果业务需求特别是产品需求会产生哪些影响?

库克:我们在密切关注每日销售状况。我们关注通货膨胀,今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和运营成本都有明显体现。卢卡就第二季度的业绩预期也考虑到了通货膨胀。我们以及每个人都看到了某种程度的通货膨胀。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你认为这可能会对苹果的消费者们产生何种影响?这是否会影响他们的购买力?

库克: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但目前主要焦点仍是供应方面。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另一个问题是中国市场。当地情况对供需两方面产生何种影响,哪些苹果产品受到的影响最大?

库克:今年第一季度虽然存在供应链方面的限制因素,但比去年第四季度要少很多,主要还是因为全行业缺芯片,特别是我在之前电话会议上曾提到的传统节点问题。展望未来,供应受限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与疫情相关,二是整个行业面临的芯片短缺问题将继续存在,估计造成的营收缺口在40亿到80亿美元之间。积极的一面是,目前几乎所有受影响的组装厂现在均已经开工,所以40亿到80亿美元的预估区间能反映逐步恢复和开工的情况。

Evercore分析师:你们提到会产生40亿到80亿美元的影响。今年某个时候苹果会有新一轮的产品周期,你认为需求是被推迟了还是直接消失了?如何看待需求延期和需求消失的问题?哪些产品类别受到的影响最大,而哪些产品不受影响?

库克:这将影响大多数产品。至于我们是否能重获需求,我们相信有一部分需求可以找回来,而另一部分则不太可能,毕竟有时人们会急需某样东西,其中的比例也很难估计。我们内部会制定应对计划,但不会公开。

投行Raymond James分析师:你说40亿至80亿美元的区间反映了第二季度一些工厂重新开工的状况。随着进入苹果发布新产品的下半年,供应限制仍然主要存在于零部件方面吗?

库克:是的,但我不会提到未发布的产品。就像我刚才说过的,40亿到80亿的区间已经考虑到逐步恢复情况。我们在上海地区的所有组装厂都已经开工,这是一个好消息。但这个过程仍有一定的变数。

投行Raymond James分析师:你对通货膨胀怎么看,苹果又是如何应对的?许多不同领域的零部件成本都在上升,芯片成本上升一直就没断过。可能是由于一些不同的原因,升级新工艺节点的额外成本比过去更高,苹果又打算如何应对?你们是否有可能在不提高产品价格或不影响毛利率的情况下度过难关?

库克:你提问的部分内容在财报中有提到。今年第二季度的业绩前瞻中已经说明了目前公司的想法。部分零部件成本在上升,部分在下降,所以并不是所有成本都在增加。所以我们真的在试图解决这些错综复杂的问题,目前做的是一项合理工作就是应对充满挑战的环境。

瑞银分析师:我想再深入谈一下供应受限导致的40亿到80亿美元营收缺口,这将将如何影响苹果不同的产品线?苹果是否能重新分配资源来控制对iPhone产品线和iPad产品线的影响?

库克:这将影响大多数产品,我们会考虑进行优化,最大限度减轻对用户的影响。

瑞银分析师:是否能谈谈其他地区,比如西欧或美国市场的不寻常亮点。

库克:iPhone第一季度的增长让我们很满意,特别是去年发布新款iPhone的时间点不同,因此同一季度的新产品业务走势也不同。正如卢卡所说,美洲市场第一季度表现很好,美国当然是其中的主要区域。因此,美国市场第一季度相当强劲。

花旗集团分析师:过去几年,苹果在应对所有问题方面都做得很好。当未来有一天能克服供应限制,克服局势动荡后,你是否会开始重新考虑公司供应链的运作方式?比如是否考虑在内部持有更多的缓冲库存,毕竟只要将产品库存卖出去,就能让现在40到80亿美元的营收缺口消失。当宏观经济环境变得更好时,我们应该如何从全局思考供应链问题?

库克:我们都很期待变得更好的那一天。苹果供应链是真正的全球供应链,在世界各地生产产品。随着生产的芯片更多,我们制造的产品就更多,也会继续优化供应链。我认为供应链弹性非常大,目前我们面临的首要问题显然是芯片短缺,我认为各行各业都在与之斗争。我认为我们在应对疫情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们正在学习,正在做出一些改变。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清楚自己应该改变的东西,也正在这样做。这个行业不会想要持有大量库存,所以需要的是在产品周期内快速进行周转,在需要缓冲供应中断影响的节点实施战略库存等等。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这些节点在哪里。我们不可能在芯片方面有缓冲库存,如今芯片从晶圆厂生产出来后很快就进入我们的产品组装厂。我们会尽量缩短这段时间。

花旗集团分析师:几个季度以来我们都在讨论供应链问题。今年下半年还是2023年的某个时间才能达到平衡?

库克:我想你说的是芯片短缺问题,这需要清楚了解全世界范围内各个行业的供需情况。我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而且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不同市场经济发展状况的影响。无论如何,我们所关注的是努力做到最好。

摩根大通分析师:你谈到过刚刚发布的iPhone SE 3需求,其与之前的iPhone SE周期相比如何?过去北美市场是需求最大的地区。从不同地区的需求角度来说,你对当前产品有什么看法?

库克:这是竞争对手想要的敏感数据,所以我就不回答这个问题了。当你把iPhone作为一个整体来看,我们对iPhone 13系列产品和相应产品周期中的表现非常满意。正是这些产品推动了整个产品线的发展,2022财年上半年iPhone业务实现营收1200亿美元,给我们带来了整体喜人业绩。

摩根大通分析师:就服务业务的增长率而言,其正在逐步适应艰难的竞争环境,毛利率稳定在72%的范围内。我的理解是服务业务还有很大变动空间,长期来看是稳定到这样一个水平,还是说随着规模不断扩大,还有更大上浮空间?

马埃斯特里:我们对苹果服务业务的发展势头感到非常满意。第一季度将近200亿美元的营收基本上是四年前的两倍。所以我们在服务方面做得非常非常好。考虑到各方面原因,我们仍有很多增长动力。首先,活跃设备安装基数持续增长。这显然是我们服务业务增长的一大引擎。第二是我们平台上的用户参与度持续增长。我们有更多的交易账户,更多的付费账户,更多的订阅账户。我们平台上的付费订阅数量令人印象深刻,一年就有8.25亿。仅在过去12个月就增加了1.65亿。

所以增长幅度巨大。过去几年我们增加了很多新服务,未来还计划增加客户喜欢的新服务和新功能。所以我们认为这绝对是巨大的动力。增长率可能会有波动,但我们会从持续满足客户需求、增加产品组合、提高服务质量的角度来解决问题。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们已经创造了750亿美元的服务营收,而且你可以看到利润明显在增加。

所以我们对服务业务感觉很好。由于部分原因,我们预计今年第二季度的增长率将低于第一季度的17%。当然,在美元走强的情况下,汇率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此外还需要考虑的是苹果暂停在俄罗斯市场的业务。但总的来说,今年第一季度所有苹果服务都创下历史新高。

投行Cowen分析师:如果根据第二季度的业绩前瞻来预测,意味着受到的影响因素会导致营收同比增幅出现下降。你也提到供应限制造成的40到80亿美元营收缺口,这相比单季营收并不少。现在的供应限制更多是传统节点问题,还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马埃斯特里:疫情产生的影响在当前这个季度明显发生变化。比如今年第一季度,我们受到的供应限制仅限于芯片短缺。当我们给出40亿到80亿的营收缺口时,不仅是芯片,而且还有中国市场的限制,这就是根本区别。

美国银行分析师:我想知道今年第二季度苹果总体营收能否同比增长?汇率变化、俄罗斯市场以及供应链问题分别会对第二季度的同比增幅产生多大影响?

马埃斯特里:我们不会预测具体的营收数据,我重复一遍,苹果正面临供应限制,主要是疫情和芯片短缺问题造成的。我们预计由此造成的营收缺口在40亿到80亿美元之间,远远超过今年第一季度受到的影响。我再次强调,疫情没有影响到第一季度。在汇率方面,我们预计负面影响将接近300个基点。今年第一季度汇率带来的负面影响是约200个基点。俄罗斯市场每年对营收的影响大约是150个基点。我们在今年3月初暂停在俄罗斯市场的销售业务,所以这对第一季度营收造成了部分影响。很明显,这是一个不断增加的持续因素。积极的一面是,我们产品和服务的需求非常稳定的。iPhone 13系列产品今年的业绩表现非常好。今年第一季度的全世界最畅销智能手机中,美国市场排名前六、日本市场排名前四、澳大利亚市场排名前五的机型都是iPhone,中国市场排名前六的最畅销智能手机中有五款都是iPhone,因此iPhone 13系列产品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真正成功。目前大多数iPad和Mac产品都存在产品短缺问题,由于市场对这些产品的需求非常高,几个季度来都是供不应求。服务行业也正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因此,这让我们对今年第二季度和未来的信心很足。

美国银行分析师:过去苹果的资本回报战略一直很成功,现在又宣布总额为900亿美元的新股票回购计划。但900亿美元毕竟只有苹果总市值的3%。从另一方面讲,在医疗保健领域、有Teladoc或Peleton的健身领域以及Netflix所处的内容领域,都有很多优质资产和苹果业务具备协同效应。为什么苹果现在不考虑收购这些资产而选择回购股票呢?或者说也可以在回购股票的同时收购资产?

库克:我们一直在寻找,也会继续寻找,但只会收购具有战略意义的资产。我们现在为获取知识产权和吸纳优秀人才收购了许多小公司,也会继续这么做。如果机会来了,我们也不会错过大公司,我们一直在找。

投行杰弗瑞分析师:我的问题是关于Mac业务。我们注意到用户现在订购的Mac电脑交货期很长,虽然有一些机型有现货,但很多要到6月份才能发货。相比于供应链问题带来的负面因素,今年3月份Mac新产品发布带来的影响有多大?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时候Mac的交货期能恢复到一周之内?

库克:我们正在努力工作。有很多客户想要全新Mac电脑,所以我们正在努力。之前这是疫情和芯片短缺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可以摆脱芯片短缺的影响,但我认为疫情只是一个暂时问题,所以希望随着时间推移会变好。

克利夫兰研究公司分析师:苹果服务业务的业绩中有多少完全是终端消费者贡献,有多少是企业贡献的?苹果服务业务从企业客户中变现又有哪些长期机会?此外,鉴于最近苹果在配送和选择不同地区工厂方面都有一些变化,苹果是如何调整战略的?

马埃斯特里:我们在服务方面所做的绝大多数工作都是面向终端消费者的。企业客户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比如说,最近我们在美国市场推出名为Apple Business Essentials的订阅服务,为中小企业客户提供全天候的设备管理和技术支持。我们重视欣赏中小企业,现在已经把AppleCare销售给企业。总的来说,企业客户市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市场。我们在这方面投入了很多努力,我们相信会有很好的发展机会。

库克:无论是从通货膨胀的角度还是从可用性的角度来看,目前配送都是一个巨大挑战。所以现在苹果重word>点是把货物以我们所能做到的任何方式送到客户手中。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的效率会更高。我希望基本利率能调整一些,这样海运和空运都面临着巨大的通胀压力和其它一些原因。至于在不同地区选择工厂方面,我们会不断进行调整。(辰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Copyright © 2002-2021 WWW.SHGRSW.COM. 稳赚网 版权所有

百度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