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kindle在中国,四面楚歌

当年伴随着kindle一起长大的文青,如今都成了为前程奔波的社畜。/图虫创意

当“kindle或将退出中国市场”冲上热搜第一的时候,很多人才想起来自己抽屉里也有一台kindle正在“吃灰”。

1月4日,有网友发现国内的kindle产品线出现异常情况,官方自营店的kindle产品出现大面积的缺货。在京东自营旗舰店上,除了一款低端型号外,kindle系列产品均显示无货。消息一出,猜测四起:这是kindle要退出国内市场的信号?

对此,亚马逊中国官方也迅速给出回应:“我们致力于服务中国消费者。消费者可以通过第三方线上和线下零售商购买kindle设备。”

京东kindle自营店出现大面积缺货,仅剩一款青春版电子阅读器在售卖。/京东

而kindle产品的缺货情况并不是只发生在国内,就连亚马逊海外淘上面的大量kindle产品目前也都普遍处于缺货状态。

原来只是由于厂家缺少芯片导致的缺货,并非下架或“退市”。这可让中国的kindle用户长舒了一口气:“泡面神器总算是保住了。”

这些年来,专注提高阅读体验的kindle或许没多少改变,但中国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kindle不仅可以用来看书,还能看漫画。

kindle,读书人的必备“鸡肋”

犹记得2007年,第一代kindle在美国横空出世的时候,风头一时无两,虽然售价高达399美元(按当时的汇率,接近3000元人民币),但上架6小时就全部售罄。

毕竟,在诺基亚当道的年代,一块足以模拟纸质书的电子屏幕,的确给了人们无穷的惊喜与想象空间。

不过,第一代kindle无论在外观上还是技术上,其实都略显“寒碜”。粗糙的白色塑料外壳,6英寸的电子黑白屏,仅有250MB的内存。

当时,估计谁也很难预料到,就是这样一块小小的黑白屏,能在未来帮亚马逊打赢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从打折书商摇身一变,成了全球最大的书籍零售商。

2013年,kindle电子阅读器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仅用了3年时间,中国就成为亚马逊kindle设备销售全球第一大市场。

中国是kindle业务的重要市场。/界面x数据线

kindle也迅速成为一众“爱读书”的文艺青年的白月光,纷纷以手捧一台kindle作为身份相认的“暗号”。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当年流连咖啡馆、校园、图书馆的文艺青年们,如今都成了为生活奔波的社畜,哪还有闲暇拿出kindle凹人设?为了不浪费几百上千元买来的kindle,只好用来盖泡面了。

2007年至今,15年过去了,同为2007年“出生”的iPhone都更新迭代到第13代了,而kindle依然像被困在时光里的老人一样,在创新上乏善可陈。

你可以认为这是kindle的专注,这么多年都只执着于给用户带来媲美纸质书的沉浸式阅读体验,但也可以解读为一种“不思进取”。

kindle在中国,代表着一种人设、一种生活方式。

这些年来,kindle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创新,也不过是可支持PDF、可连接wifi、增加阅读灯功能、可调节冷暖色温等“鸡肋”功能,对阅读本身而言可有可无。

最新的一代kindle Oasis与此前的kindle Paperwhite在技术上还是没有突破性的升级,只不过换了金属材质,加了实体翻页键,升级了处理器。

而许多真正影响用户体验、被反映得最多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翻页卡顿明显、读取速度太慢、墨水屏容易磕碰损坏、仅支持黑白屏呈色效果、无法呈现彩色配图书籍……kindle再也难以带给用户新鲜感和购买冲动。

用kindle看PDF依然非常不方便。

硬件创新上的“鸡肋”,不仅让消费者丧失了更新换代的欲望,也逐渐遗忘了kindle的存在,沦为无用的“摆设”。

2021年底,闲鱼选出了“2021年度十大无用商品”,电子阅读器位列第三,得奖理由是“一种比较昂贵的泡面周边”。

然而,如今点外卖越来越方便了,对于kindle来说,未来可能连盖泡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作为闲置率较高的数码产品,各个版本的kindle占据了闲鱼、二手数码品类的“半壁江山”。

kindle在中国,水土不服?

其实,在这次冲上热搜第一之前,kindle早就在悄悄“撤退”了。

2019年,亚马逊的中国网站只保留kindle电子书和海外购业务,其他自营电商业务包括kindle硬件销售均退出中国市场。

2021年10月,亚马逊kindle天猫官方旗舰店关闭,至今尚未恢复。如今,kindle硬件在国内只有京东自营旗舰店这一个销售渠道。

2021年11月,亚马逊中国的kindle硬件团队全部被裁撤。业内估计亚马逊会委托第三方对现有kindle用户提供售后服务进行过渡,直至所有用户保修期结束。

所以,从亚马逊近几年的一系列动作来看,“退出中国市场”或许为时尚早,但不那么重视中国市场却是有迹可循的。

据亚马逊中国副总裁2017年透露,在Kindle Unlimited电子书包月服务上,中国是仅次于美国、英国的第三大市场。/界面x数据线

这种“撤退”,可能并不都是主动,而很可能是被动的。

kindle在中国,总是显得“水土不服”。

调研机构iSupply曾对2009年发布的kindle 2进行拆解,iSupply分析估计,不包含软件、设计等支出,kindle的零件与组装费用已经达到185.49美元,而以189美元出售,已经没有利润了。

近几年来,新版本的kindle定价还在连年降低,2012年推出的第六代kindle,价格已经低至69美元,而kindle在中国的主打产品售价在600-1000元左右。

对于kindle“以硬件获取用户,以虚拟产品赚钱”的盈利模式而言,kindle的硬件销售利润只是其次,最主要的盈利来源是kindle商城内电子书的销售。

从预测数据来看,kindle的利润绝大部分都是来自电子书的销售。/界面x数据线

但是,对于“神通广大”的国人而言,kindle的这一套却玩不转了。

我们似乎还不那么适应用可以购买实体图书的价钱,去购买一本看得见却摸不着的电子书。图书资源网站、pdf转码、朋友间共享……我们有许许多多的方法找到自己想看的书,并不需要依赖kindle的电子书商城。

更何况,kindle电子书商城内的中文书籍不够全面,许多小众的好书并没有纳入其中。

大部分中国人还没培养起来为“高品质”付费的习惯,依然沉迷于寻找更廉价甚至是免费的替代性服务。对他们而言,“体验”是可以被牺牲的,“实惠”才是最大的追求。

而这一点,正好与kindle的经营理念相悖。

读书人的kindle,最终沦为盖泡面的道具。

kindle的时代,已成过去?

“内忧”尚未解决,“外患”却始终围绕在kindle的周围。

从方正、盛大文学到如今的科大讯飞、掌阅、文石阅读,国产电子书品牌如野草般疯狂生长,“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kindle的竞争对手远不只电子书,还有各种不断进化的“屏幕”:手机里可以装载微信读书、豆瓣阅读等阅读APP,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还是免费的。

功能日益丰富的平板电脑,不仅有电子阅读功能,还方便书写记录,甚至还要进军彩色“墨水屏”。

层出不穷的国产电子阅读器,不断冲击着kindle的地位。/界面x数据线

后起之秀听书APP,也正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用户的阅读习惯,大有赶超电子阅读器的势头。

对于电子书行业巨头kindle而言,也许硬件创新尚可以努力、用户消费习惯可以慢慢培养、竞争对手也可以凭借自身的不可替代性逐个打倒,这些所谓的“困境”尚且不足为惧。

但是,kindle还有一个最致命的“敌人”——时代。

2019年,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成年人纸质读物的阅读量、阅读时长均有所下降。

成年人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5本,略低于2018年的4.67本。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2.84本,较2018年的3.32本减少了0.48本。

是的,中国人变得不那么爱读书了,这才是kindle在中国的三寸命门。

地铁里都是“低头族”,很难再看到书籍的身影。

在网速越来越快的通勤路上,再也没多少人能抵挡手机的诱惑;在越来越繁重的工作过后,再也没多少人能重新对一本书聚精会神;在如影随形的生活压力面前,读书真的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想扭转阅读的颓势,恐怕不是kindle凭一己之力就能做到的。

当年,项羽被困垓下,兵少粮尽,孤立无援,夜里听闻四面传来楚地的歌声,误以为汉军早已占领楚地,楚军已走投无路。曾经所向披靡的项羽顿时丧失了斗志,与心爱的虞姬告别后,在乌江边自刎。

如今孤身在中国打拼的kindle,不正像被围困的楚军,踌躇着是否踏上归家的旅途。

参考文章[1] 除了压泡面,kindle在中国可能真没价值了丨雷科技[2] 亚马逊kindle“失宠记”:为何从风靡一时到渐渐失宠?丨NBS新品略[3] 微信读书杀死kindle丨新熵[4] 中国对kindle意味着什么?丨界面新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