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迟到1次扣1000迎反转?当事人再曝猛料后,公司领导深夜晒"证据"

一个月工资5017元,因为迟到3次而被扣了3000元,最终只拿到了2017元。

迟到一次就被扣了一千,安徽子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小程对此尤其不满,在了解还有几位离职员工也没有拿到工资后,他选择向安徽电视台《棒女郎》栏目报料,希望讨个说法。

当地记者去采访了解情况时却不料被公司负责人骂“滚蛋”,并发出了一连串灵魂拷问,要求记者自证身份,此事一经发布立即引起了社会关注。

据小程的说法,他于2021年10月初,以每月底薪4800 满勤200的工资入职子任生物科技,主要工作内容是通过社交平台给用户发私信,推销公司产品,每推销出去一套就可获得一定比例的提成。

入职当月,小程就拿到公司业绩第一,并顺利被提拔为公司主管,公司因怕员工迟到,曾规定迟到一次罚款1000元。

小程自称因11月家中有事,曾迟到3次,每次迟到1小时左右。后因无法接受公司频繁加班,于12月3日离职。

按照公司规定,当月底为其结算11月工资。但月底小程只收到了2017元,得知其中缘由后甚为不满,遂选择通过媒体曝光此事。

安徽经视记者求证时遭公司负责人许总出言不逊,斥责记者“滚蛋”,在记者自证身份后,许总仍拒绝沟通,并直言记者证只能证明是记者,但不能证明做该档栏目。

事件发酵后,合肥市劳动监察部门介入调查,许总表示希望能回归事件本身,公司另一股东则替许总“开脱”,称其只是性子比较急,并不是坏人,为许总的冲动行为道歉。

事情到此本可告一段落,不过1月8日深夜,自称为“许总 子任生物”的用户在短视频平台发声,称自己是这次事件中的许总,并喊话小程,“我觉得他可能忘记了一些东西,让我来帮他回忆一下。”

许总在短视频中晒出多张疑似他与小程的聊天记录截图。

截图内容显示,从2021年11月4日晚至11月23日,徐总曾多次提醒或催促小程准时上班,并拨打过多次语音通话。小程以偏头疼、家中宠物猫丢失等为由迟到、早退并旷工。

在11月8日的聊天截图中,上午10:02许总打电话给小程,两人通话17秒,12:56许总再次拨电话无人接听,并询问“可到公司了?”

13:40再次拨打电话无人接听,小程则回复“偏头疼在家躺着呢,吃饭都没法嚼,这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的公司未免太关心我了,死也得死在公司是吧。今天去不了,公司觉得我能好我明天正常去,公司觉得我好不了就通知我一声。”

11月14日,徐总询问“身体好点没”“昨晚喝多了?”从小程随后的回复来看,疑似将“锅”甩给了自己女友,称其在自己喝得迷迷糊糊时擅自给马总发语音请假,还将自己的闹钟关了、删掉自己的前女友等。

从许总晒出的员工打卡记录来看,小程在10月10日迟到270分钟、10月11日迟到270分钟、10月12日早退150分钟、10月14日旷工480分钟。

在异常情况一栏,小程早退150分钟,旷工2次、旷工时长960分钟、缺卡9次。

针对这次罚款风波,小程先后两次做出过回应。

1月7日,小程通过社交平台回应表示,关于迟到这个事情,自己当时确实有突发情况,也提前和公司进行了沟通。但不管是以什么理由迟到,确实是我的问题,这是我的不对。公司如果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对我进行处罚,我都是没有异议的,但是公司后来说迟到一次扣一千,并且对我说,你再闹就是给脸不要脸了,这让我很不能接受,目前在这个公司上过班,但还没拿到工资的人,已经多达60多个,都是我以前的同事,大家也都在走法律程序,我今天也向相关部门提交了我的资料,后续等一个结果吧。

1月9日,小程对许总的深夜发声进行“反击”,称自己于10月10日入职,10日至12日三天公司培训,不要求打上班卡,只要打下班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