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深度】拿到“新船票”,在线教育驶向非营利时代

记者 | 查沁君编辑 | 杨悦

“大家都在等北京的消息。”

2021年12月31日,是线上学科培训机构“备改审”的大限之日。但截至发稿,北京市教委官网仍未公布最终的审核通过名单。

“线上学科培训机构的‘备改审’在收尾阶段了。”有关人士告诉界面教育,北京第一批有10家机构审核通过,具体名单未披露。

据《财新》在2021年12月31日报道,这10家包括此前已在全国社会组织信息公示平台出现的希望在线、乐学东方、志道、猿辅导、作业帮五家外,还有学大(000526.SZ)、高途(GOTU.NY)、清北网校、高思教育与小盒课堂。

界面教育获悉,上述10家机构在领取办学许可证、非营利法人登记证之后,还须按照程序办理税务登记、刻印公章等后续事宜,在相关手续办理妥当之前,新培训主体不开展招生、收费及有关活动。

一个月前,广东省教育厅曾低调公布该地线上学科类培训“备改审”情况,50家白名单企业中,共有14家通过,待公示期结束准予发证。目前官网公示已删除,此前7批白名单企业公示亦消失不见。

作为“双减”的配套措施,教育部等六部门在去年9月发文,将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审批由备案制改为审批制,不符合条件的不予发放办学许可证,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线上方式从事有偿性学科类培训。2021年底前,完成对已备案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审批工作。

这一改变对在线教培机构而言意义重大——机构拿到了再招生的“通行证”,能在后续的竞争中率先起跑。自“双减”后,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已有数月处于招生停滞状态,整个暑续秋、秋季招新的招生节奏被打乱。

但获得“新船票”并不意味着“高枕无忧”,因为在政府指导价、经营时间、收费管理等一系列监管措施的“紧箍咒”下,在线教育学科培训的经营仍然面临不小的压力。

谁是幸运儿

历时三个多月,线上学科培训机构“备改审”工作基本收尾。

11月17日,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宇辉曾在北京市政协举办的“双减”工作情况通报会上称,北京市备案的线上学科类教育培训机构一共有52家,6家已经主动注销线上学科类培训业务,9家已经停止线上学科类培训,20家承诺最晚于12月上旬停止学科类培训,剩余的17家机构提交“备改审”申请。

“目前看这17家并不能全部通过审批。”刘宇辉在上述通报会上表示。

虽然这批“幸运儿”名单仍未对外公布,但此前已陆续有信号释出。

北京民政局官网显示,12月7日,已审批通过5家民办非企业性质的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分别为北京希望在线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猿辅导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志道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作业帮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乐学东方线上学科培训学校。

上述有关人士称,这5家分别为好未来(NYSE:TAL)、猿辅导、稳赚有道(NYSE:DAO)、作业帮、新东方(NYSE:EDU)在资本剥离后成立的民办非企业单位,前后无股权联系,但师资有一定的承接性。

好未来在上海申请的民办非企业还有1家,名为上海长宁区世纪学小思线上教育培训学校(下称学小思)。学小思旗下品牌“乐读”日前开放报名,但两日之内,因报名人数爆满而引发热议。

12月31日,乐读优课官方发布公告称,开启系统测试后,发现存在小部分故障,故暂停报名。因考虑不周全,导致一部分信息呈现不合理合规。自即日起进行全面整改,继续排查系统故障和优化运营细节,暂时下架乐读优课APP及乐读营业厅小程序,待整改完成后再进一步通知恢复时间。

学小思之外,近日,上海社会组织信息公开平台新增多家线上教培非营利企业,分别为上海静安区四季在线培训学校(下称四季在线)、上海黄浦区英孚线上教育培训中心(下称英孚)、上海闵行区锦书在线培训学校(下称锦书在线)、上海杨浦区小马爱学线上教育培训学校(下称小马爱学),均提供义务教育阶段学科培训。

此外,英孚、锦书在线、小马爱学还提供普通高中学生学科培训。而上海杨浦区梯方在线培训学校仅普通高中学生学科培训。

对于上述民办非企业而言,这并不意味着已经顺利拿到最后的通行证。

据界面教育了解,按照一般流程,其须先剥离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成立具有独立法人的非营利性实体,在当地民政局备案,通过市民政审批,完成资金托管,如果一切合规,市教委下发许可证之后才能开展业务。

而申请成为非营利性实体,还需要达到以下办学规范:证照齐全、培训条件达标、培训内容时间和方式合规、从业人员资质合规、预收资金已纳入监管、疫情防控工作规范等各项符合“双减”政策的规范要求。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在接受界面教育采访时称,北京市教委在审批时,除了看现有的办学规范是否达标外,还会察看其历史问题的处理情况,比如退费进度、家长投诉等。

刘林对各地审批情况做了比较,认为北京市在机构数量、审批标准把握得比较好。

相比线下学科类机构的“营转非”,线上学科类机构的“备改审”涉及面更广,除了教委颁发办学许可证、民政局颁发非营利机构登记证书外,还需要取得ICP(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备案、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等。

“线上机构在给教委递交资料的时候,‘营改非’是最重要的一项,其他的诸如ICP,其实很多公司原来都做过,如今只是换了一个主体,再重新备案一遍。”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教育。

据刘林介绍,在线教育作为互联网业态之一,最早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后来才逐步被纳入监管。2018年,相关政策规定在线教育须实行备案。在2018、2019年,政府基调是要大力发展、积极支持互联网教育。但在经历了2020年在线教育的资本狂热后,基调变为规范健康发展。

“后来的发展形势也证明,互联网中的部分业务民生性较强,比如在线教育,如果纯是备案制,可能会放大新业态中的问题,反而损害了其长远发展。所以在线教育才由过去的备案制改成审批制。”刘林表示。

k9“混合业态”新模式

在线下学科培训机构数量不断被“压减”的当下,拿到“新船票”的在线教育非营利机构,是否会呈现愈发显著的头部效应?

上述业内人士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据教育部12月21日公布的“双减”成绩单显示,线下、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压减率分别达83.8%、84.1%。已披露进度的省份中,多地达到90%以上的压减率,一些区市甚至达到100%清零。

相比线上,线下教培机构还要面临更加繁重的租金、人力成本。而在线教育跨越空间障碍,具备更高的班容量和学员规模潜力。

虽然未明确限制线上机构学员的总规模,但广东省的线上学科机构“备改审”工作方案指出,储存100万人以上个人信息的线上校外培训APP,应通过个人信息保护影响评估、认证或合规审计。

从各地披露的政府指导价来看,线上价格普遍低于线下。

北京、上海两地收费标准一致,在10人以下、10-35人、35人已上三种班型的划分下,线下课时费分别为80、60、40元/人/课时,线上均为20元/人/课时。

“线上线下的竞争已经不重要了,线下很难拿到(非营利)的证,而当学员大量涌入线上,线上教培机构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承接的问题。”该业内人士对界面教育说。

对于艰难求生的线下非营利学科机构来讲,刘林提出了“混合业态”的发展模式。

即在“双减”的过渡期,仍以义务教育K9阶段用户为主,周一至周五提供学科教育、周末和假期可增加非学科的服务内容,包括素质教育或校外托管服务。

在不违反规范校外培训机构政策的前提下,“混合业态”的经营模式,既坚持了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公益性、非营利性,又方便了家长,满足了学员的多元化需求,同时也能让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充分利用办学场地,降低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运营成本。

刘林认为,“双减”政策下,既要考虑“双减”成效,也要考虑校外培训机构有序发展,建立规范长效机制。

熊丙奇认为,推进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教育须实现两个转变。一是从投资到慈善转变,二是从做生意到做教育转变,不能再把教育作为逐利的产业,尤其是特别强调公益属性的义务教育、基础教育。

高中学科培训如何“参照执行”

目前存在较大争议的是高中阶段的学科培训。

“双减”政策的要求是,高中阶段须“参照执行”,但参照到何种程度,目前仍没有具体文件可作为指引。

在刘林看来,“高中阶段的参照方式可以更灵活一些。各地情况不同,不宜一刀切”。

比如资金监管应严格参照执行,但在培训时间上,“双减”禁止义务教育阶段节假日、休息日补课,而高中或可根据家长和孩子实际需求,不限具体时段,而是限每周时间总量。

培训价格上,高中是否需要建立政府指导价?

刘林认为公益性是发展方向,要大力倡导非营利,但也应允许少量微利普惠型机构。在线教育的发展实际上很大程度摊薄经营成本,在线上价格已经较低的情况下,高中阶段目前或可采取价格动态监控机制,如果日后出现不合理的情况,再通过行业自律或其他手段来进行调节。

在各地的实际操作中,山东、山西两地已就高中学科培训的政府指导价,公开征求意见。

其中,山东省拟定30分钟时长的线上课时基准收费为,高中阶段18元/课时∙人次。山西线上高中培训基准收费标准为20元/课时∙人次。上浮幅度均不得超过10%,下浮不限。

在机构性质上,高中学科培训机构是否需要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从广东省公示的“备改审”工作方案来看,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线上培训机构,一律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而剥离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的校外线上培训机构,以及面向非义务教育阶段的校外线上培训机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下称《民促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依法登记为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机构。

“高中属于非义务教育阶段,依据《民促法》及其实施条例,高中学科培训机构是允许登记为营利性机构的;登记为非营利性的高中学科培训机构,也可作为上市教育公司的资产。”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对界面教育说。

“(高中阶段)不宜采取和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机构一样的监管方式。”熊丙奇称。

在他看来,义务教育具有免费性、义务性、均衡性、强制性等基本特点,而高中阶段的不均衡情况仍比较严重,各地都有重点高中、示范性高中、一般普高和中职等。由于办学质量的不均衡,部分学生有校外培训的需求。

此外,高中生的学生构成也比义务教育学生复杂,包括普通类、艺术类、体育类学生,每年还有超过100万的高考复读生。在国内已明确禁止公办普通高中招复读生的背景下,很多复读生会转而选择校外培训机构。

“从严监管义务教育阶段的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都需要通过发展优质均衡的义务教育来疏导学生和家长的培训需求,对于高中教育来说就更是如此了。”熊丙奇担心的是,如果要求高中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在双休日、寒暑假、节假日开展培训,那么这部分培训需求必定转到地下和家庭。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