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方便接送孩子的兼职

方便接送孩子的兼职-美国股神巴菲特

2021年的最后一个月,直播行业依旧“热闹”。

12月3日,薇娅夫妇去年刚成立的合伙企业注销。在前一天,杜华、李佳琦关联公司投资成立新公司天津华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李佳琦背后的美ONE公司也踏入娱乐领域。

方便接送孩子的兼职-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李佳琦和薇娅,直播带货的两大标志性人物。直播间里从选品到价格再到销量,都被拿来对比。

在台前,他们是坐拥千万粉丝的超级主播。在幕后,他们各自也都拥有数十家企业,商业版图远不止于直播间。薇娅和李佳琦各自的MCN机构谦寻和美ONE也都在新一轮的扩张中,或许能成为下一个“如涵”。

而随着监管对直播带货行业管理加强,动辄破亿销量的李佳琦薇娅,成为重点关注对象。他们是近几年直播带货行业野蛮生长的缩影。同样,行业现在的转变也将折射到他们身上。

方便接送孩子的兼职-中日韩自贸区谈判

谦寻控股:吃下整个直播产业的野心

尽管薇娅早已经是淘宝头部主播,但谦寻公司并未将赌注都押注在一个人身上。“薇娅不能被复制,因为只有一个薇娅,但可以复制更多头部主播”,谦寻控股总裁赵冉曾公开表示。

从达人到明星,目前谦寻旗下已经签约超50位主播。除小侨Jofay、安安anan等达人主播外,谦寻抓住明星直播的短暂风口,将林依轮、李静、海清、李响、大左、李艾、高露等明星都收入囊中。今年618,淘宝直播明星排行榜top10,谦寻旗下明星主播占5位。其中,林依轮更是位列第一。

但谦寻并不满足于淘宝,从去年开始布局抖音,签约粉丝超千万的美妆主播呗呗兔、美食主播大logo吃遍中国以及明星舒畅等。上月,和罗永浩背后的“交个朋友”公司合约到期后,明星戚薇也官宣加入谦寻。根据飞瓜数据显示,近半年,呗呗兔共计带货超3亿,舒畅带货超5亿,而戚薇在抖音上的粉丝也已经达到1823万。

从达人到明星、从淘宝到抖音,以薇娅为首的主播矩阵已经清晰可见。而为了给直播间里批量化的主播做支撑,谦寻前两年的重心都落在基础设施上,搭建主播所需的运营团队、经纪人团队,尤其是供应链。

位于杭州约一万平方的“谦寻超级供应链基地”已经成为谦寻的“门面担当”。据公开信息,薇娅直播间所售商品中,自有供应链的商品占比已达20%。目前,谦寻已经单独开辟出供应链合作业务板块,不仅是提供给自家主播。

而从2019年之后,依托积累沉淀的主播等资源,谦寻将重心都转移到进直播间的品牌们。

谦寻控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董海锋在今年接受采访时也直接表示,“2020年到2021年出现了很多新的子公司,这些子公司更多的是帮品牌方去提供服务。希望能够通过谦寻的整体能力,帮品牌方减轻运营压力,提高效率。”

根据天眼查信息,谦寻集团下共有36家成员企业,核心企业是谦寻(杭州)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在这36家企业中,只有8家成立于2020年之前。今年4月成立的杭州谦合广告有限公司便是用于帮助品牌做全域渠道投放。

去年,谦寻还成立子公司谦娱娱乐和谦禧文化。前者重心在传统娱乐领域,通过传统娱乐与电商直播之间的通路,整合艺人、品牌和直播间资源,实现娱乐内容变现;后者则聚焦在IP业务上。

谦禧文化作为谦寻集团唯一负责IP商业化的子公司,聚焦在集团品牌客户的IP授权、IP全案整合营销、全集团主播IP直播专场策划运营,及自有IP孵化等几大板块。通过集团签约的50多位主播资源,谦禧已经打造十余场薇娅IP专场,销售额超过三亿。成立一年时间,谦禧文化IP授权收入也已达五千万。

而今年7个小时、25组明星嘉宾助演、45家冠名和赞助品牌的电商娱乐晚会“薇娅狂欢节”便出自谦娱娱乐之手。而在日常中,谦娱娱乐更多负责搭建品牌和艺人之间的合作。根据官方信息,谦娱娱乐已经为INTO1周柯宇、吴尊、李承铉等明星签约品牌代言。

此外,已经有服装和饰品品牌的薇娅依然在孵化更多自有品牌。今年,薇娅和谢霆锋联合创立速食品牌“锋味派”。今年3月,谢霆锋带着锋味派完成了它的直播首秀。据业内人士透露,锋味派的成交额超过1000万。目前,锋味派天猫旗舰店粉丝达9万,共上架意面、小笼包、烤肠等速食。

2017至2021年的四年时间里,谦寻这家因薇娅而成立的公司,如今已经成为“谦寻集团”,快速构建出从上游供应链、电商自营到直播、营销、代运营再到末端的直播经纪、主播培训直播产业的完整版图。

台前,薇娅是超级主播,台后,她的商业版图野心远不止那双十一的80亿销量。

美ONE:吃透李佳琦个人IP

与谦寻不同的是,美ONE目前的核心业务依然围绕着李佳琦展开。这一点,从他们各自的官网首页便能看出。

早在2014年,MCN机构美ONE(美腕)公司便成立。在淘宝布局直播后,美ONE将重心转移到电商上,并提出“BA 网红化”。此后,美ONE和欧莱雅集团合作选拔,还是柜哥的李佳琦成功出圈。

正因为美ONE的提前布局,早在2016年1月,美ONE便完成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湖畔资本、贵州北航基⾦和巨匠娱乐,成为“阿里系”MCN机构。2017年11月,美ONE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时尚资本、微博资本、德同资本、启峰资本、合鲸资本。

谦寻是由薇娅而起,再拓展主播矩阵,而美腕恰恰相反。在早期,同样是批量复制主播的模式。直到2017年,李佳琦加入美ONE一年后,美ONE创始人兼 CEO 戚振波决定all in李佳琦。

此后,美ONE的所有资源都向李佳琦倾斜,2018年,和马云和比赛卖口红、2019年,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偶买噶”让李佳琦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李佳琦直播间更是成为一个明星IP。

在围绕李佳琦建立起完整的直播体系后,美ONE开始沿着IP的逻辑,以内容为侧重点孵化李佳琦新品秀、李佳琦小课堂等新IP,与直播间形成种草到拔草的消费链条。并且,通过这些IP,美ONE同样将商业版图,由直播带货拓展到服务品牌主。

实际上,李佳琦新品秀、李佳琦小课堂都是输出种草内容,李佳琦新品秀专注播报全球新品资讯的数字内容节目,小课堂则输出全品类专业知识。目前华为、小米、PRADA、GUCCI、乐高等众多品牌的新品宣发渠道都选择在李佳琦新品秀。

此外,基于在各平台的沉淀,美ONE抓住国货这一风口,与品牌深度捆绑共创,打造爆品。从产品联名、内容产出再到李佳琦直播带货,美ONE更像是新消费品牌的“广告公司”。芳疗品牌逐本、美妆品牌花西子、护肤品牌薇诺娜,都是靠着李佳琦直播间占领市场。

在去年,美ONE还以李佳琦的宠物狗为原型打造的萌宠IP奈娃家族。目前,品牌联名、线下展览、自制综艺、衍生周边等业务板块都已经搭建完成。

根据官网信息,奈娃家族IP在天猫的货品总成交破3000万,旗舰店粉丝数量已经达19万。去年,美ONE(美腕)自制综艺《奈娃家族的上学日记》的全网播放量超2亿,豆瓣评分达8.5分。

值得一提的是,和薇娅夫妻档不同,李佳琦的身份是美ONE合伙人,天眼查上并未显示李佳琦持有美腕任何股权。美ONE内部人士曾回复三言财经称,李佳琦是最核心的合伙人,具体的股权结构不太方便披露。

急求转型遇上行业“冷静期”

尝尽直播带货甜头的薇娅和李佳琦,也将是第一批触碰天花板的人。

今年年中,两家公司都传出正在计划IPO。不过,各自都否认了上市传闻。

在去年5月和今年4月,谦寻分别吸引了风投君联资本和云锋基金入股。这两个明星投资基金的加持,足以说明谦寻有启动走资本市场的规划。无论是君联资本还是云锋基金都能够为谦寻后期的融资、上市提供很好的资源和背书。

可昔日的“网红第一股”如涵,哪怕今年4月退市也尚未找到MCN机构可行的商业模式。无论近期是否真的会上市,这个问题,谦寻和美腕有答案了吗?

从美腕和谦寻的发展脉络上看,无论是董海峰、薇娅还是李佳琦,他们旗下企业大多成立在近一两年。这背后意味着,头部MCN美腕和谦寻也在求变。董海峰也曾表示,“互联网变化太快了,我们一直有一种危机意识,一直在提前布局”。

和如涵一样,美腕目前的问题同样是系于李佳琦一人身上。从今年双十一,李佳琦、薇娅和欧莱雅的事件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李佳琦的影响力来自于其个人,粉丝更为“饭圈化”。成也粉丝,败也粉丝。

董海峰早已有“去薇娅化”的意图,并通过薇娅向其他主播引流。但谦娱娱乐和谦禧文化等新业务板块都只是去年成立,谦寻全产业链式的布局,盘子铺太大,整个发展周期更长,能否跑通也是个问题。

而谦寻和美腕能否跑通也关系着整个直播行业。若手握资源,拥有超级头部的机构都没有商业最优解,那行业里超万家的直播MCN更无希望。

但雪梨的偷逃税事件,带来了行业强监管的信号。

今年以来,对直播带货的约束正在不断收紧。3月,市场监管总局正式制定出台《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5月,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特别提到税收问题并规定,要对粉丝数量多、交易金额大的重点直播间运营者采取安排专人实时巡查、延长直播内容保存时间等措施。

这就意味着,李佳琦、薇娅等头部主播的直播间,将会成为重点巡查对象。

实际上,不只是谦寻在注销公司。在今年2月,由宁波美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完全控股的美腕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也被注销,成立时间也仅一年多。

谦寻和美腕商业王国的形成实际上也是近几年直播带货行业野蛮生长的缩影。行业迎来新的转折点,它们也将随之进入“冷静期”。

对于急于转型的谦寻和美ONE而言,这无疑会放慢其扩张速度。对于未来规划等问题,Tech星球向美ONE询问,截至发稿,尚未获回复。

但毫无疑问,如何度过现阶段将很大程度决定他们未来的商业走势。

延伸阅读

(新华视点)查处黄薇偷逃税案件再次敲响警钟 直播行业规范发展仍需多部门协同发力

新华社北京12月20日电题:查处黄薇偷逃税案件再次敲响警钟 直播行业规范发展仍需多部门协同发力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韩洁、王雨萧、屈凌燕

12月20日,税务部门公布了对网络主播黄薇(网名:薇娅)偷逃税的处理结果。黄薇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进行虚假申报偷逃税款,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

财税、法律界专家学者认为,税务部门作出的处理处罚决定体现了税法权威和公平公正,再次警示网络主播从业人员,网络直播非“法外之地”,要自觉依法纳税,承担与其收入和地位相匹配的社会责任。

(小标题)对黄薇处理处罚体现税法刚性和执法温度相统一

此案是近期税务部门查处曝光的又一重大案件。多名财税和法律界专家学者认为,本案涉案人员社会关注度高、涉案金额大,案件的查处和曝光彰显有关部门规范网络直播行业的决心和力度。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纳税人偷税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据杭州市税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黄薇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进行虚假申报等手段,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对其隐匿收入偷税但在检查立案后主动补缴和报告的部分,处0.6倍罚款;对隐匿收入偷税未主动补缴的部分,处4倍罚款;对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偷税的部分,处1倍罚款。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认为,本案中,税务部门对当事人不同的偷逃税手段处以不同倍数罚款,既体现了依法查处的法律权威,又充分考虑了当事人主动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的情节,反映税务部门宽严相济,坚持执法力度和温度相统一。

近年来,平台经济、直播带货迅猛发展,税务部门切实加强对新经济新业态的税收监管和规范,充分发挥税收大数据作用,先后查处多起偷逃税案件,并对重大案件进行曝光。

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税务部门持续规范网络直播行业税收秩序,分析发现部分网络主播存在一定涉税风险,及时开展了风险核查,提示辅导相关网络主播依法纳税。经税收大数据分析评估发现,黄薇存在涉嫌重大偷逃税问题,且经税务机关多次提醒督促仍整改不彻底,遂依法依规对其进行立案并开展了全面深入的税务检查。

多名专家表示,随着税收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大和税收大数据威力的日益显现,任何心存侥幸、铤而走险的偷逃税行为,都将被依法严惩。

在规范监管的同时,税务部门对网络直播等新业态从业人员给予了包容性的自查整改期。今年9月,国家税务总局专门印发通知,明确网络主播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免予处罚。据了解,已有上千人主动自查补缴税款。税务总局同时明确,对自查整改不彻底、拒不配合或情节严重的依法严肃查处。

“依法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网络主播应该珍惜机会,积极自查整改,自觉补缴税款和滞纳金。”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西财智库首席研究员汤继强表示。

“国家支持新经济新业态发展不应成为新业态从业人员逃避纳税义务的护身符。”汤继强说,网络直播行业不是“法外之地”,不只是头部主播,每个取得收入、符合纳税标准的网络主播都应自觉依法纳税。

(小标题)网络直播行业应加强规范和自律

网络主播依托网络直播营销平台,运用网络的交互性与传播力,对企业产品进行营销推广,往往收获很多粉丝,具有一定的公众影响力,其一言一行已不只代表个人,也影响着粉丝和公众。

当前,互联网营销师已经成为人社部等部门认定的新兴职业。中央财经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杨燕英表示,网络主播等新兴职业人员在享受新业态快速发展带来红利的同时,应自觉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依法履行纳税义务。

“知名头部网络主播相继因偷逃税被处罚,让人震惊之余更需反思。”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副校长张斌说,这些拥有“超高流量”的公众人物偷逃税,不仅危害了国家税收安全,更对社会风气特别是青少年的价值观带来不良影响。

“近年来,网红经济快速发展,当前的业务形式、盈利模式,让网红主播快速‘蹿红’,并毫无障碍地将‘流量变现’,不少青少年甚至认为‘读书不如当网红’,幻想‘一夜爆红’,而不再相信脚踏实地的努力,严重影响青少年健康发展。”张斌表示。

直播行业发展迅速,但与其相匹配的标准化、成熟的行业规范尚未形成。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认为,由于互联网平台的开放性,网络主播等直播行业从业人员准入门槛较低。网络主播的行为不能仅靠个人自律,行业协会应发挥相应激励和约束作用,督促引导网络直播从业人员自觉遵纪守法,传播正能量。

中国广告协会2020年发布《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分别从商家、主播、平台经营者、主播服务机构和参与用户五大主体出发,规范网络直播营销活动。这一行业自律规范的出台,是整治当下直播带货乱象,规范各方行为,促进行业良性发展的有力之举。

建立健全行业规范的同时更要加大规范执行力度。“要对网络平台、经纪公司、网络主播实行分级分类管理,建立行业‘黑名单’制度,对存在偷逃税等违法失德行为的网络主播采取行业抵制或限制惩戒手段。”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院长白彦锋提出,“本案中,根据税法规定,涉案当事人如果能在规定期限内缴清相应的税款、滞纳金及罚款,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应受到行业相应处罚约束,不能‘船过水无痕’。”

(小标题)行业健康发展需压实平台企业责任

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税收与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杨小强提出,税务部门查实的案情显示,黄薇2019年至2020年期间隐匿个人从直播平台获取的佣金收入虚假申报偷逃税款。对此,直播平台要切实履行监管责任。

据了解,目前,平台企业涉税信息报送的有关法律法规尚不健全,税务部门难以精确掌握网络主播的真实身份和收入信息。网络平台、经纪公司对网络主播的纳税引导不够,甚至存在个别中介帮助网络主播偷逃税,危害国家税收安全。

“直播平台直接向网络主播支付报酬,深度掌握网络主播的收入情况,应担负起应有的涉税责任,切实履行好告知纳税义务和代扣代缴义务,并定期向网信、税务部门报送重点网络主播身份、平台收入等信息,从源头上防范偷逃税。”杨小强说。

“税务部门已经印发通知,对相关经纪公司及经纪人、网络平台企业、中介机构和帮助设计、策划、实施逃避税行为的第三方等进行联动检查,一并依法从严处理。”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李平表示,直播平台企业等要诚信经营,依法依规开展业务,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更不能为网络主播偷逃税出谋划策。

一些平台负责人表示,通过此次案件的曝光,进一步认识到平台企业的监管义务,将认真依法履行个人所得税代扣代缴义务,督促协助平台主播依法依规办理纳税申报,并积极配合税务机关依法实施税收管理,为直播行业健康发展贡献力量。

“我们将会在网络主播注册时,就明确告知其纳税义务,并和网络主播、经纪公司等共同承诺依法纳税,从源头上负起责任。”一家平台负责人提出,下一步将积极向有关部门报备网络主播收入支付、税款扣缴有关制度,严格网络主播取酬账户管控,坚决抵制支付报酬不开票的行为,推动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

(小标题)规范行业管理需凝聚多方合力

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发布的《迈向万亿市场的直播电商》报告显示,2021年直播电商规模将扩大至2万亿元。

直播电商、网红经济等新经济新业态已成为当下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在繁荣经济、促进就业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许生表示,多元化平台、多群体入场给网络直播带来了更多可能性,但也增加了监管的难度。网络主播网上从业,无实际经营地址、流动性强,一定程度上存在各地监管责任不清晰的难题,需要各部门各方面协同发力,共同促进直播行业健康长远发展。

“传统行业经历多年发展,已建立起行业会计核算制度,从业人员、企业的财税处理已基本标准化、制度化。相比之下,直播行业尚缺乏类似的行业规范。”许生提出,网络直播收入来源五花八门,收入性质划分存在模糊地带,较难从传统渠道获取其上下游业务的准确数据,客观上造成税收征管难度大,也助长了从业人员的偷逃税行为。相关部门要尽快出台适应行业特色的财务管理制度,对直播电商涉及的“坑位费”“打赏”、直播佣金等多种收入进行规范核算,为依法纳税提供基础保障。

施正文建议,可通过立法或制定行政法规等方式,进一步明确直播带货过程中不同主体、不同行为的法律属性和责任义务,为监管部门提供明确的监管依据,也为经营者划定法律红线。

规范直播行业发展,各相关部门正在联合发力。未来,仍需聚焦完善制度,着力构建跨部门、多领域的长效监管机制,强化涉税信息交换共享和涉税问题协同处置,加大联合惩戒力度,形成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在更深层次更高水平上促进行业良性发展。(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