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原材料上涨下的宁德困局:锂电巨头利润弄不过开矿的和造车的

5月5日,五一假期后的首个交易日,截至收盘,宁德时代股价跌幅达到8.15%,总市值蒸发千亿元。

就在当日,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网上业绩发布会上也对宁德时代股价大幅波动进行了回应,公司从2015年到2021年营收、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6%、52%,估值应参考世界级高科技企业早期水平。

这轮股价下跌也迎来资本市场一波抄底,截至5月5日收盘,宁德时代的成交额达到222亿元,也创造了历史新高。

五一之前的4月29日宁德时代披露了第一季度财报,盈利不及预期似乎是此次股价下跌的主要原因。

4月29日,宁德时代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宁德时代营收486.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93亿元,同比下降23.62%。

关于增收不增利的直接原因,宁德时代在最新一期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也表示,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幅度超过预期,客户端价格传导相对谨慎,叠加一季度销量因季节性因素环比下降,可解释主要环比归母净利润变动原因。

简单来说,原材料成本上涨,和整个一季度车市下滑,导致了宁德时代一季度利润下降。

近期来看,从2021年财报,到一季度财报的盈利表现,到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涨,以及下游新能源汽车市场受疫情影响的波动,都让宁德时代倍受夹击。

从一季度财报来看,原材料成本上涨,导致宁德时代一季度营业成本同比增加198.66%,达到416.28亿元,原材料成本上涨还直接导致了宁德时代一季度现金流量的减少。

图源:宁德时代一季度财报截图

针对这样的局面,宁德时代还称,从目前市场反馈结果看,公司市占率还在持续提升,而毛利率恢复是个持续的过程,经营要从长期维度考虑,不会只考虑单个季度情况,重点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二季度利润是否还会受到原材料成本的制约,也为投资者关心。

宁德时代也表示,3、4 月份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比较高,对二季度成本有影响,但客户协商调价的进展比较顺利,毛利率会逐步合理修复的。

与宁德时代同一天放出一季度财报的天齐锂业,则在碳酸锂成本大涨下,一季度净利润达到33.28亿元,同比增长14倍。

上游原材料的暴涨带动了上游供应链企业的利润暴涨,这也让曾毓群坚定的挖矿的决心和速度,“没想到碳酸锂能从3万涨到50万……如果还是维持50万元,我们肯定加快(锂矿)开发进度,把碳酸锂搞出来。曾毓群在4月底财报业绩披露后,曾在内部会议上对高涨的碳酸锂成本吐槽。

作为对比,刚刚发布一季度财报的比亚迪,一季度净利润8.08亿元,同比增长240%。同样有来自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涨压力的比亚迪,因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良好表现,对一季度盈利有所改善。

动力电池上下游产业链这种大相径庭的局面,也暗示了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受惠于此的动力电池上下游产业链却并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

宁德时代的困局,受到上游原材料成本的制约,与此同时,在与下游主机厂的价格涨幅上,没有太大空间。宁德时代强调,与下游企业的议价都已谈妥,对于利润下滑的止损是否真正起到作用,还要看宁德时代二季度的财务数字表现。

目前来看,规模效应是宁德时代最大的王牌,也正是宁德时代当前的困局之所在。

从上下游产业链企业在资本市场的不同表现来看,对于在动力电池市场体量巨大的宁德时代来说,规模效应之下,是需要可持续发挥的盈利模式。

所以,宁德时代一边在抢矿,确保原材料保供,一边要加大技术研发,同时也在通过技术授权、推进海外市场等多种模式加强竞争力。

这并不意味着宁德时代要像比亚迪一样自己造车,宁德时代也明确表示不会造车。

在业绩发布会上,为了重振资本市场信心,宁德时代还披露了一系列消息:确定在北美建厂;计划于今年二季度正式发布麒麟电池;正致力于推进钠离子电池在2023年实现产业化。

麒麟电池为宁德时代的第三代CTP(高效成组)技术。曾毓群同时提及,在同样的电化学体系下,麒麟电池比大圆柱电池的能量密度高13%。

眼下,新技术能力的落地,是宁德时代将技术竞争力转化为市场价值的重要途径。

事实上,除了技术能力创新,宁德时代还需要商业模式创新。以换电业务为例,宁德时代并不是先行者,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如何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来焕发换电的商业价值,也是宁德时代加速盈利多元化的手段之一。

宁德时代厦门换电站 图源:宁德时代官网

在规模化红利和规模化带来的承压之下,宁德时代需要的是释放一家定位为高科技企业的长期价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