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偷会员的人:爱优腾“共享会员”乱象揭蛊

来源:雪豹财经社(ID:xuebaocaijingshe) 作者:Susan

“出不了门的黄金周,就靠这些资源活了。”

“五一”期间,躁动的不仅是很多人无法旅游的心情,还有一门叫做“共享会员”的生意。

雪豹财经社发现,平日里就买卖兴旺的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共享会员灰产生意,在长假期间更加热闹起来,商家日销过百的不在少数。有假期出不了门的顾客留言:“多少热血,化为一百集刷剧!”

原本,对于爱优腾的用户来说,在家人、朋友、同事之间互“借”会员账号,是一件再常见不过的事。毕竟谁也不会24小时看剧,空闲时间借给朋友甚至能够成为友情的“点金石”,一个账号可以在多地登陆的权限,则为这种共享方式创造了条件。

但当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共享会员”后,不法商家开始钻营出新的赚钱门路。

雪豹财经社观察到,一些商家正在通过二手交易平台销售爱优腾的共享付费会员账号,头部商家一年半的销量能达到十万件。

饱受账号共享之苦的,还有即将打击“蹭号”行为的全球流媒体行业龙头奈飞。

从4月19日发布今年Q1财报后,截至4月26日美股收盘,奈飞股价下跌了43%,市值蒸发667亿美元。引发股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奈飞的付费会员数出现了近10年来的首次下跌。奈飞称,在全球还有约1亿未付费用户,而奈飞现有逾2亿付费用户。为了挽回损失,奈飞准备对那些通过登陆共享账号免费收看在线节目的观众“开刀”。

共享会员生意看起来虽小,却像“蚁穴”一样让东西方长视频巨头的“大堤”出现了松动。

为了深入了解这门让巨头们深感切肤之痛的生意,雪豹财经社试着潜入了蹭号江湖的水下,而浮现在眼前的,是一门坐收渔利,投资回报率甚至超过优质上市公司的惊人灰产。

偷会员的人

“来闲鱼351天了,卖出过9711件宝贝。”

这是小仙(化名)在闲鱼上的战绩。截至5月3日,仅店里的一款商品就有4938人咨询过——优酷酷喵电视端的年卡,售价85元。而在优酷官网,酷喵年度VIP的报价是479元。

近5倍的差价让用户有了关注她的理由。平常只能按月购买的会员卡在她这里还能以1.88元/周为单位购买,这对于想节省开支,短时间集中追完一部剧的年轻人来说吸引力巨大。

五一“黄金周”期间,仅5月3日下午,她的成交总量就从9670件上升至9711件。累计上千人在评论区写下好评,“很便宜,之前不知道这路子,亏钱亏了三四年。”

不止在闲鱼,难以计数的“共享会员”卖家足迹遍布网站、论坛、贴吧、微信......

来源:兜售免费共享账号的网站

“小仙”们用什么支撑如此庞大的成交量?货从哪里来?

事实上,平台给予新用户的7天试用会员、高级会员享有的向朋友赠送会员的福利,以及阿里88VIP的权益等,都被拿来出售了。

已在贴吧盘踞两年的会员卖家乔一(化名)告诉雪豹财经社,他“进货”时,以99元/年的价格从阿里用户手中购买一年的88VIP(原价88元),看似赔钱的生意,他却找到了商机。

88VIP用户领取会员福利时,只需在88VIP界面输入福利对应平台的注册账号即可,平台无法核查是否本人。由此代理们找到了漏洞,“进货”88VIP会员账号后,会将其中所包含的各项会员权益再分售给多名用户。仅其中的稳赚云音乐会员一项,就能以60元/年的价格卖出,余下的饿了么会员、夸克网盘会员、优酷会员等权益也都能如法炮制。这门生意,足够乔一们赚个盆满钵盈。

当他们生意做得足够大的时候,就是时候考虑扩大“团队”规模了。

一位日入4位数的账号代理商告诉雪豹财经社,只需60元,就能够成为他们的下级代理。“团队”负责“拿号”,下级代理只管卖就好,每单能够获得8%的佣金。如果招到更多的代理,还能够获得“二级抽佣”,在商业模式设计上,这把分蛋糕的刀,能够无限切下去。

但在小仙和乔一们还在做“小本生意”的时候,有人已经带着更多的资金和野心而来。他们不再满足做分蛋糕的人,而要用爱优腾的原材料,再做一个蛋糕。

在某影视App内,每月只需15元,就能够免费看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的全部内容,所需的不过是从该App内进入对应网站,它提供了16条线路供用户选择,如果一条线路解析失败,换条线路即可。

各大网站内容,会员均可观看

该App代理西雅(化名)发给雪豹财经社的后台截图显示,截至4月下旬她共售出月卡201张,年卡113张等,按照平台价格计算,共收入52183元。他们还将App会员的购买链接放在拼多多上,3个商品链接实现了月销10万 。

代理能够“无限”生成vip激活码,左为西雅的销量

与此同时,这种商业模式,赚的是“想赚钱的人”的钱——如果有人也想开展一份小副业,499元即可成为合伙人,“五年影视专业信誉,手把手教你从零开始”。

成为代理后,不仅能够获得会员收入、发展下级的多级抽佣,还可获得广告收入——代理能够在后台添加如变现猫、广告联盟等平台的广告,用户每次“有效点击”(单个用户每天在8次以内的点击,算有效点击),代理能够获得0.4元,“如果你有100、1000、1万个用户呢?”代理西雅说。

这种成建制、更赚钱的模式看似重投入,但实际上成本并不高。

雪豹财经社联系到多位网站搭建商家,对方告知,软件内的多个线路不过是多个会员账号,用户通过该软件进入爱优腾等视频网站,相当于以对方的会员身份进入平台,搭建这样一个网站,商家的报价最低3万,最高9万。

也就是说,只需要两个“西雅”,此类网站就能收回成本,剩下的就是源源不断的利润。西雅曾发朋友圈称“收款过多,支付系统维护两天”,相关配图显示,其在平台支付宝渠道的收款已46万有余。

隐秘战线的激烈战事

西雅们能赚到钱的背后,是用户永远追求便宜的心理和极低的侵权成本。

如果仅仅是倒卖会员账号,几乎不需要硬成本的投入,只需要不断在贴吧、论坛上发布消息,买入、卖出账号即可。即使是难度更高的手段,如运营者通过转录手段存储平台上的版权内容,从而直接为用户提供内容,或是搭建盗播网站和App的成本也并不高。

仅以西雅所在平台的投入产出比计算,这门生意的投资回报率已经能上榜“2021年港股总回报率10强”(300%以上)。

事实上,倒卖会员账号早已不仅是爱优腾面临的难题。漫画、电子书、音乐等数字产品平台都是“西雅”们手中的商品。

在某宝平台,3.6元就能够买到周杰伦两百多首歌曲的无损音质版,产品月销量超过1万件。而集合“百万部漫画资源,VIP漫画免费看”的软件,只需要1.68元就能永久买断。

不过,对于贪图便宜的用户来说,购买共享会员也像是一次“抽盲盒”。一位共享会员的用户告诉雪豹财经社,购买会员成功与否有时也要看“运气”,部分商家会通过苹果账户为用户购买会员,而在完成交易、用户评价后,便利用苹果账号在限定时间内能够申请退款的便利,迅疾取消为用户购买的会员。而由于交易本身属于灰产,用户投诉无门,只能吃哑巴亏。

与“共享会员”“共享资源”做斗争,是所有数字产品生产商和运营商共同面临的难题。

为了打击“蹭账号”,奈飞表示“将测试一项对用户分享账户行为额外收费的新功能”。

爱优腾则已经从会员账号登录设备数上,遏制共享账户灰产的源头。三家均规定,同一时间同一账号最多可在两台设备上观影,且对账号登录设备数有限制(优酷会员为3个,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会员则最多可在5个终端设备登录)。这也成为用户使用共享账户可能会被“挤下去”的原因——商家将同一时段销售给了多个人。

在会员服务协议里,上述三家平台均针对通过共享方式获利的行为作出了明确限制。如优酷在账号使用细则中强调:任何以破解、转译、转录等非法手段将优酷服务与优酷平台分离的行为,优酷保留追究侵权行为人法律责任及索赔的权利。

中国裁判文书网今年4月公布的一则文书显示,某平台以2.5元的价格分时“出租”腾讯视频会员,遭到起诉后,被判赔45万元。此时,距离“全国首例视频网站会员分时出租”案,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但显然,情况并没有明显变好。

2019年8月,海淀法院披露的这则“全国首例”案件显示,因“马上玩”App对爱奇艺VIP账号进行分时出租,爱奇艺将涉案App背后两家公司诉至法院,并最终获赔300余万元。

巧合的是,优酷也在当月获赔200万元——因认为“蔓蔓看”App以“共享会员”的模式为用户提供优酷的版权内容,优酷提起了诉讼。2020年,北京海淀法院又披露了一起优酷视频起诉喵咪视频App的案件,优酷再度获赔190万元。

以共享会员灰产依然猖獗的现状来看,平台自治和诉诸法律,都远不足以杜绝此类现象。更加微妙的是,在特定的市场环境和公司发展阶段,平台们似乎也无意对这些灰产“赶尽杀绝”。

正如奈飞在今年第一季度股东信中所说:公司曾有意放纵家庭外账号的共享行为,因为这样能让用户对服务上瘾。

对于扩张阶段的平台来说,当获得用户认知度的重要性高于当前营收时,巨头们还没那么介意共享行为。毕竟看似被薅了羊毛,实则也获得了彼时最需要的活跃用户量、用户观影总时长等关键数据的“漂亮增长”。

只是,当资本和市场风向调转,巨头们的注意力从以往的规模扩张,普遍转向了“降本增效”和“有质量的增长”时,爱优腾们就不得不像“老大哥”奈飞一样,关注起“谁才是真用户”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