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美媒揭露苹果前首席设计官Jony Ive离职原因

5月2日消息,在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进行了大量结构性改革后,该公司前首席设计官乔尼·艾维(Jony Ive)在身心俱疲的情况下选择了离开。《纽约时报》根据记者特里普·米克尔(Tripp Mickle)的书整理了艾维在苹果的职业生涯,其中包括艾维离开苹果公司的原因。

两巨头曾帮助拯救苹果

艾维于2019年离开苹果,此前他在这家科技工作了近30年。米克尔在《史蒂夫之后:苹果如何成为万亿美元公司并失去灵魂》(After Steve: How Apple Became a Trillion-Dollar Company and Lost Its Soul)一书中讲述了艾维和库克的职业生涯,以及他们接管后公司发生的变化。

这本书首先追溯了艾维和库克合作关系的演变和终结。上世纪90年代,两人帮助拯救了正在下沉的苹果。首先,艾维负责设计了一款糖果色透明外壳的新电脑。当iMac在1998年发布时,乔布斯评论它看起来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这些引人注目的iMac同时提高了公司的公众认知度、员工士气和利润。苹果获救了,随后它只需要继续增长。

同年,乔布斯让库克对效率低下的苹果生产线进行改造。库克之前曾负责康柏公司的供应链,他以要求苛刻和注重细节而闻名。当工作人员提出将库存周转率从每年25次增加到100次,以节省损坏部件的资金时,库克平静地问道,如何才能达到1000次?

众所周知,艾维与苹果的联合创始人、富有活力的精神领袖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他们的合作中充满了默契,乔布斯经常访问公司的设计工作室。然而,随着乔布斯于2011年去世,将公司留给了艾维和库克,艾维在公司的身份发生了很大变化。库克对设计的兴趣似乎不如乔布斯,在Apple Watch的创作期间,访问工作室的次数要少得多。

理念不合导致分道扬镳?

据报道,在Apple Watch从时尚转向健身功能的过程中,艾维曾以身心疲惫为由与库克进行过讨论,并打算退出这个行业。

不过,由于担心艾维的离开会影响股价,这促使库克减少了艾维的职责,让他担任首席设计官。当时,苹果几乎没有人知道艾维的挫败感和疲惫感。这些变化显然也导致了艾维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改变,从几乎每天的产品审查转变为有时在几周内根本不对设计进行任何评判。

为了庆祝iPhone问世10周年,艾维召集了软件设计师在旧金山的社交俱乐部The Battery进行产品评估。在迟到近三个小时后,艾维审阅了各种反馈,但当时没有做出任何最终决定。

虽然艾维似乎缺席了,但库克继续将公司推向新的方向,包括聘请波音前首席财务官詹姆斯·贝尔(James Bell)担任公司董事,以取代营销员米奇·德雷克斯勒(Mickey Drexler)。艾维并不支持这一改变,他对一位同事评论说,贝尔只会是“另一个会计”。

库克允许财务部门拥有更多话语权也惹恼了艾维,因为他们开始审计外部承包商。

关于艾维离开的决定,书中介绍了2019年6月某个晚上的细节,艾维把他的设计团队聚集到一家剧院,私下放映了《昨日》。米克尔称,这部电影的选择十分恰当,因为它是对艺术和商业之间永恒冲突的探索。在这部铺垫电影之后,艾维告诉他的团队:“艺术需要适当的空间和支持来成长。”

一天后,设计团队被告知要清空与艾维有关的会议日程,后者告诉他们,随着新楼的完工,他在公司的时间也即将结束。艾维赞扬了设计团队,并敦促他们保持苹果的身份,同时向他们保证,他将继续通过他的设计公司LoveFrom担任顾问。

自从艾维离职,并收到了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补偿后,苹果的设计因素似乎退居次要地位,更多凸显功能和性能。设计师们表示,没有了艾维,促使他们与工程领域的同事们进行了比以前更多的合作,但同时他们也面临着更大的工作成本压力。

米克尔写道,艾维的离职是一次令人震惊的退出,但由于企业文化的变化以及日益增长的挫败感,这最终是不可避免的。艾维对苹果的转型感到失望,后者从一个以设计为中心的实体转变为更注重实用性的实体。

苹果还能推出类似iPhon的产品吗?

乔布斯去世后,人们不确定苹果的“下一件大事”会是什么。苹果对家庭自动化、医疗保健设备、自动驾驶汽车、电视和各种耳机都进行了探索,有些甚至还推出了成品。但在艾维剩余任期的大部分时间里,苹果设备的核心是Apple Watch。

米克尔写道,多年来,艾维始终是苹果产品设计的关键人物,这位设计师定义了产品的外观,并在其功能方面拥有超高的话语权。工作人员开始用一句话概括他所拥有的力量:不要让神失望。苹果的财富为艾维坚持的完美主义提供了保障。

然而,随着故事的展开,很明显,这款手表不会成为“下一件大事”。随着艾维要求获得对手表的控制权超过iPhone,这款设备从“手腕上的有用屏幕”变成了时尚物品。当它最终推出,销量低于预期,人们对其未来前景也不看好。

在结尾处,米克尔放弃了他作为记者的超然态度,去分析公司未能推出另一款革命性产品的责任。他写道,人们指责库克冷漠、不为人知。对于艾维来说,库克是一个糟糕的合作伙伴,因为艾维希望每件产品都充满同理心。艾维还因为承担了软件设计的责任和管理负担而受到批评,他很快就开始蔑视这些责任。到最后,人们明显感觉到,这两人错过了创造iPhone伟大继任产品的机会。

的确,在乔布斯去世后,苹果没有推出另一款像iPhone那样重要的设备,但在乔布斯去世之前,苹果也没有推出过如此重要的设备。库克没有像乔布斯那样扮演首席执行官的角色,这也是事实,但从来没有人认为他可以,包括乔布斯本人,他在弥留之际建议库克永远不要问史蒂夫会做什么,做正确的事情就好。

艾维和库克想要另一款类似iPhone的产品,但正如米克尔所说的那样,没有另一款这样的设备可以推出。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难度太大,医疗设备监管太严,电视受到的保护程度不及音乐,甚至连耳机和手表这些他们实际出货的设备,在技术上和概念上也都属于苹果最伟大产品(iPhone)的外围设备。(小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