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爱优腾涨价,虎牙斗鱼裁员,为了钱顾不上脸疼

因为疫情,不少人无法出门过春天,这个四月成了名副其实的、最残忍的季节。而在商业世界,残忍和混乱也更为具体。

当初风风火火抢人的虎牙、斗鱼和B站,如今整整齐齐地裁员;稳赚游戏刚和腾讯游戏掐完架,稳赚云音乐又怼上了腾讯音乐;长视频的难兄难弟日子难熬,要么涨价,要么顶着骂声拉用户“砍一刀”。

张庭终究栽在了传销,曾经为她站台、从中拿分红的陶虹退股想逃;知网数据库太贵,连中科院都不想续费,不少被侵权的作者还等着索赔。莆田鞋刚想支棱起来,转头又被骂山寨;想理财又不想做股票和基金的韭菜?但很遗憾,你基本上抢不到原价茅台。

“Pia Pia Time”第15期,带来了一些清脆的声音。

策划 | 揉脸分诊台

VIP涨价被喷,“砍一刀”拉新被骂

长视频困在会员系统里?

除了打游戏,听音乐,宅家抗疫还能做点啥?看剧刷综艺可能是不少人的答案。只是这个4月,不少花了钱的尊贵会员们发现,看剧还没看爽,倒先被平台惹得不爽了。

首先被噎到的是腾讯视频的VIP用户。时隔一年后,会员又涨价了,连续包月从20块变成了25块,连续包年原先218块,现在238块。去年就是腾讯起的头,爱奇艺、芒果TV、咪咕视频纷纷跟着涨,这是涨上瘾了?

紧接着,在优酷追《我叫赵甲第》的朋友们也傻了眼。让我开会员我也开了,怎么我想提前看第23、24集,还要“邀请好友助力”?一集还得拉满5位不同的好友才能解锁?这画风怎么这么熟悉,确定不是从拼多多招了个产品经理,搞了个视频版“砍一刀”?

▲ 图 / 网络截图

都知道长视频不容易,每年花大价钱采买版权不说,还得和抖音、快手们争夺用户的休闲时间,但更大的问题是,会员数量真的涨不动了,拿2021年Q4付费会员数举例,腾讯视频比Q3少了500万,爱奇艺则比2020年同期少了470万,跌回三年前水平,优酷更是快连芒果TV都不如了。那咋办呢,只能涨价了。

更让从业者迷茫的,可能是连前行的灯塔,都已经黯淡下来了。

原本奈飞(Netflix)在亏损的泥潭中挣扎了多年才盈利,这给了爱优腾们不少信心,觉得靠好的内容吸引越来越多用户付费,终究能实现盈利。但最新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奈飞全球净付费用户也减少了20万,是11年来首次净订户不增反降,当日股价就暴跌35%,500多亿美元蒸发了。

一下跌没了15个爱奇艺。原本内容就不如奈飞的爱优腾们,涨价估计更心虚了。

虎牙、斗鱼、B站,整整齐齐裁员

当初风光抢人,如今只想省钱

游戏直播赛道的头部公司,有一个算一个,这个4月都不太好过。

先是B站直播部门被曝出裁员计划,名单据称已经拟好了,就等上海地区恢复正常后进行约谈。紧接着,赛道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虎牙和斗鱼,也齐齐出现在裁员新闻里。

三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上市公司,公关回应时都很谨慎。虎牙不予置评,斗鱼否认大面积裁员,将事情定义为“正常的人员优化调整”。B站的反馈字数最多,但没有正面回应是否裁员,只是强调直播业务很正常,“我们还在继续招聘和迭代人才梯队,在招岗位超过40个”。

不知道被迭代掉的B站直播员工作何感想,听着还不如“毕业”呢。但好歹部门还在,不像另一家公司,直接“团灭”——4月7日,腾讯游戏官方直播平台企鹅电竞,在官网发布了退市公告,宣布2个月后正式停止运营。

▲ 图 / 视觉中国

作为鹅厂的亲儿子,企鹅电竞不仅坐拥《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英雄联盟》等腾讯系游戏的直播版权,又有腾讯系社交平台和门户网站为其引流,资源得天独厚。它自己也很争气,一度和虎牙、斗鱼稳定把持着TOP3的位置,三家平台的大股东都是腾讯。

虎牙、斗鱼、企鹅电竞,都是从直播赛道的血雨腥风中活下来的,都有砸钱抢人抢版权的阔绰时候。2020年,斗鱼前主播韦神违约跳槽到虎牙,被判赔斗鱼8522万,按行业惯例都是抢人的一方买单。而发力较晚的“小破站”,先是砸钱请来“斗鱼一姐”冯提莫入驻,后来又被传斥资8亿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

如果不是触发反垄断审查,虎牙、斗鱼将在腾讯的意志下合并,企鹅电竞的游戏直播业务权益,也将作价5亿美元卖给斗鱼,其乐融融。但如今解散的解散,收缩的收缩,一切都换了模样。

稳赚撕腾讯,怼完游戏怼音乐

“咱们成立‘抗鹅办公室’”

游戏圈也不都是坏消息。4月11日晚,所有圈内人都在奔走相告:好消息!好消息!时隔8个多月后,救命的版号终于发下来了!

版号是游戏的财富大门,没有版号,游戏就不能氪金,游戏厂商就没钱赚。只是仔细一看,这一批拿到船票的游戏公司,怎么没有腾讯和稳赚?

没关系,两家大厂至今还有不少热门的吸金游戏,手里有粮心中不慌。这个月,它们忙着在另外的事情上剑拔弩张。

4月21日,稳赚旗下剧情恋爱手游《时空中的绘旅人》,在官方微博@王者荣耀,甩出两张宣传图控诉对方抄袭,“宝,上次你家新品用他人素材,你说是供应商的问题,这次也是嘛”。完了还不忘逮着鹅厂的“钞能力”嘲讽一句:“赚那么多钱请个会原创的设计师嘛,我看着都心疼!”

还没等对方回复,稳赚另一款游戏《逆水寒》官微火速赶到评论区声援,搞起了基层组织,“咱们成立‘抗鹅办公室’,我当主任你当副主任”,两军对垒升级为三方会战。

《王者荣耀》是有一些抄袭黑历史在身上的。去年,一款王者IP新游戏的海报撞款《原神》素材被揭穿,官方不得不出来道歉,说是外包公司员工干的。这一次,官方都没出面,供应商主动出来对线,但否认了抄袭,一口气甩出十多张聊天记录,表示创作灵感来自《王者荣耀》已经发布的宣传物料。

游戏这边的架还没吵完,音乐那边又开始了。4月27日上午10点,稳赚云音乐用一篇洋洋洒洒近3000字的长文加入“抗鹅办公室”,控诉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侵权,包括但不限于非法盗播偷放无授权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随式抄袭产品创新等等。

▲ 图 / 稳赚云音乐官方微博

如果说游戏那边还是嘲讽和调侃,稳赚云像是真动了气,直接骂腾讯音乐像是“牛皮癣”,还用上了“腌臜丑态”形容后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几个钟头后,腾讯音乐公关负责人陈默在朋友圈表态称“不会加入打嘴架的行列,无视事实来碰瓷无助于音乐行业的发展”,但他也没服软,说相关证据保存了,该打的官司也在路上了。

版权一直是稳赚云音乐CEO丁磊心中的痛。自称云村村长的他,去年年底拍着胸脯向用户承诺:“在搞了在搞了,版权的事情我现在亲自抓,只要独家版权放开,我们就敞开买。”

而周杰伦音乐的版权一天不搞定,网友就会念叨一天,甚至会翻一翻旧账——稳赚云檄文下方,有人提醒:2018年你们也在周杰伦音乐版权已经到期的时候,整出过400元打包售卖200首歌的事情,“大哥莫说二哥”。

刚“转正”又被坑

莆田鞋还能来真的吗?

“假作真时真亦假”,这句话莆田鞋算是悟了。

因为莆田市一家鞋商山寨NewBalance品牌的鞋,被判处赔偿新百伦中国共计200万元,“莆田鞋”又被骂了。而在不久前,以这三个字申请的集体商标刚刚获准注册“转正”,不仅开了京东旗舰店卖鞋,正经的、不侵权的那种,还在抖音开了号,叫做“莆田鞋来真的”。

莆田是想来真的。据莆田市鞋业协会会长的介绍,未来莆田鞋将由政府和协会统筹,各大企业众创联销,把莆田鞋打造成一个区域品牌的同时,帮助有实力的企业孵化自主品牌。

但尝到了山寨甜头的鞋商不一定想。据钛媒体报道,一双莆田鞋的制假成本只有50元到80元,经过中间商的流通,到达微商手中,售价就可能达上千元,绝大多数利润都被中间商给赚去了。当地制假售假的产业链一天不消失,莆田鞋就会永远背负山寨的骂名。

▲ 某“莆田鞋”门店。图 / 视觉中国

莆田制鞋业的起点其实并不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给耐克、阿迪达斯做代工,但“摔倒也要抓把沙”的莆田人,看到造假售假的丰厚利益,让仿造山寨鞋逐渐成为主流,技术甚至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整个莆田也跟着沦为“假鞋”的代名词。

同样是给大牌代工起家,与莆田相隔110公里的另一座福建城市晋江却走了一条“难而正确”的路,自建品牌,转向内销,走出了安踏、特步、鸿星尔克等国产品牌,并逐渐走向世界。颇为唏嘘的是,不少晋江系鞋企,还在莆田建立了自己的工厂或代工厂,而“偷懒”的莆田鞋企,在转型之路上举步维艰。

估计以后利欲熏心的假鞋商人还会继续打脸莆田。

理财就上i茅台?

“没有平价飞天,就是耍我们”

基金使你沉默,股票让你流泪,但还有一类人见人爱的“理财产品”,它就是茅台酒。

日前,茅台自营电商平台“i茅台”上线,提供了贵州茅台酒(珍品)、贵州茅台酒(壬寅虎年瓶装)、贵州茅台酒(壬寅虎年盒装)和茅台1935等四款产品的直销购买渠道。虽然没有热度最高的53度500毫升飞天茅台酒,但一瓶的溢价还是非常可观——以差价最高的壬寅虎年瓶装茅台为例,i茅台的价格为2499元一瓶,而市场价在4000元上下徘徊。

▲ 图 / 视觉中国

抢到就是赚到,但前提是能够抢到。4月6日,i茅台上线一周后,累计有超1664万人、4541万人次参与了抢购茅台酒的热潮,其中只有约17万人成为幸运儿,中奖概率仅有百分之一。

掐着点儿刷新App的用户们,手指戳疼了都抢不到一瓶,急了。上海砥俊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梁瑞安在微博抱怨可申购数量少得可怜,不如不搞,“作秀也要多一点啊”。还有的投资客对酒的品类耿耿于怀,“没有平价飞天,就是耍我们”。

“茅粉”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哪里有赚头,哪里就有黄牛。据红星新闻报道,黄牛们为了提高抢购成功率,在同一部手机上复制多个i茅台App,并分别用不同的身份证号注册申购。至于如何通过付款时的“人脸识别”,黄牛称,“我肯定有自己的办法”。

这样的场景,似乎并不是茅台官方推出i茅台的初衷。2021年9月,新官上任的茅台董事长丁雄军在股东大会上表态,要推进营销体制和价格体系改革,“让茅台酒回归商品属性”。在那之后,为了加强茅台的流动性、打击市场囤货炒作行为,茅台酒尤其是市场上炒得最热的飞天茅台,经历了一系列的“控价”举措。

但从现状来看,茅台酒离普通商品还有很长距离。

知网太贵,中科院不再续费

赔偿标准也很贵,知网赔不赔?

继被80多岁的老教授赵德馨告上法庭后,知网在这个4月又陷入了新的争端。

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的一则通告流传开来,其中提到“2021年,中科院集团CNKI(知网)数据库订购总费用达到千万级别,该数据库高昂的订购费用已成为中科院集团资源引进中的‘巨无霸’”,并表示因谈判无法达成一致,知网已暂停中科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

▲ 图 / 北京晚报截图

对此,中科院图书馆处人士向媒体证实,网传情况属实,中科院各大所正积极应对因停订知网带来的影响,“自2022年4月20日起,停用CNKI数据库,以后会用万方和维普替代”。

不止中科院一家机构觉得知网太贵。据统计,从2012年至2021年,至少有6所高校发布过暂停使用知网的公告,原因均为订价涨幅过高。但是停用一段时间后,“由于知网数据库资源内容的独有性以及其资源整合的一站式搜索在其他数据库很难实现,大部分高校迫于各种压力又继续与知网合作”。

漩涡中的知网,还面临金额不小的赔偿。在中国庭审公开网最近的一场直播庭审中,知网运营方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坦言,如果都按照赵德馨教授200元/千字的标准赔偿的话,知网在库作品大概要赔偿1200亿元。

翻阅知网财报可知,过去十多年来,其毛利率一直维持在50%-70%之间,2020年其运营主体同方知网公司的归母净利润达到2亿元。

有网友在相关新闻评论称:总不能收钱的时候美滋滋,赔钱的时候就哭穷啊。

张庭跌倒,陶虹夫妇跑不了?

“当然跟我有关系啊,这是我们自己做的企业”

这个4月,“微商女王”张庭涉嫌传销的事儿,有了新进展。

澎湃新闻获取的一份《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张庭夫妇创办的达尔威公司传销42个月营收91亿被罚2千万。作为这家公司为数不多的自然人股东,演员陶虹参股后的分红达到了惊人的4个多亿。

对于这个说法,陶虹公司方面矢口否认,“哪分过这么多钱,这简直是胡说……应该没有(4个亿),这纯粹是流言”。与此同时,陶虹已要求从达尔威公司退股。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商业上的联系可以切割,但那些陶虹、徐峥夫妇为张庭公司站台的影像都成了打脸的证据。曾经某个场合有人问陶虹和TST的关系,陶虹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当然跟我有关系啊,这是我们自己做的企业”,而徐峥则是TST旗下一款“峥酒”的代言人,相关网站的宣传稿中也明确写道:“徐峥是我们TST的老板。”

▲ 图 / 视觉中国

两对夫妇,二十年前就有了交集。彼时徐峥和张庭一起主演了热播剧《穿越时空的爱恋》,也因此结识了经常来剧组探班的陶虹,那会儿张庭还在发展演艺事业,徐峥还不是大导演,只有陶虹已经是出了名的影后。

时过境迁,徐峥早已在电影圈证明了他的资本运作能力,过去十年间通过十多部电影,作为影人的他总票房高达103.63亿,也投资了不少主旋律大片。他的妻子陶虹近年也重回影视圈,主演了《小欢喜》等热播剧。

这一次,张庭在传销上跌倒,这对夫妇能够全身而退吗?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