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腾讯起诉洗稿软件不正当竞争判赔490万,败诉公司称无法承担

一家提供“智能重写”服务、对爆款文章进行伪原创洗稿的公司,被腾讯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法院。深圳南山区法院一审判其构成不正当竞争并赔偿20万元,二审深圳中院改判,支持腾讯的全额索赔490万元。近日,该案作为2021年度深圳法院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典型案例被公布。4月25日,被诉公司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公司已经认识到错误,其软件“洗稿”功能确实有问题,但其作为两三人的小创业公司无法承担该巨额赔偿,所谓公司“有50万的用户”的说法只是广告宣传。该负责人表示,案件去年年底下判至今未执行,目前律师正和腾讯谈“执行和解”。爆款流量文章被“智能重写”后一键发布近日,深圳中院发布了2021年度深圳法院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典型案例,其中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与上海新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茶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成为典型案例。知识产权自媒体“知产宝”近日也公布了该案的二审判决书全文。据判决书,新茶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18年的公司,有一款“自媒体助手”软件。该软件具有八大功能:30 自媒体平台支持、200 账号管理、一键内容同步、爆文系统、智能重写、原创度检测、在线搜图、收益统计。该八大功能紧密联系,一体化服务,其核心是:通过“爆文中心”将“30 自媒体平台上的高点击量和阅读量的作品内容”进行聚合;通过“导入编辑”功能将浏览到的作品复制、粘贴到有专自媒体助手软件;通过“智能重写”功能,对复制、粘贴的作品采用包括重写新标题、文章近义词和同义词替换、文章第一段增加摘要、文本内容调整等方式,进行“伪原创”;通过“原创度检测”,对“智能重写”的“伪原创”内容进行原创度检测;通过“一键发布”功能,将文章发布到用户想要发布的自媒体平台上。该自媒体助手支持文章发布的平台有: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百家号、企鹅号、大鱼号、一点号、趣头条、稳赚号、搜狐号、微博、简书、东方号、大风号、惠头条、搜狗号、快传号、新浪看点;支持视频发布的平台有:头条号、百家号、企鹅号、大鱼号、一点号、趣头条、微博、稳赚号、搜狐号、东方号、大风号、惠头条、搜狗号、新浪看点、爱奇艺号、搜狐视频、腾讯视频、b站、抖音、快手、美拍、秒拍号、新浪微博、百花号、皮皮虾;支持账号管理平台有:知乎、美柚、豆瓣、新浪博客、易车号、车家号、360图书馆、微淘号、百度贴吧。腾讯公司认为,新茶公司运行的该“自媒体助手”使得伪原创文章被发布至多家系统平台获得用户流量,构成对其公司的不正当竞争。互联网环境下,流量是互联网企业的核心资产之一。流量竞争,归根来说是“内容”的竞争,经营者需要不断提升自身的“内容”创造能力才能达到吸引用户,增大流量。新茶公司使得使用其软件的经营者获得虚假“流量”并变现,破坏了相关行业中以“内容”竞争为导向的正常竞争秩序,主观恶意极高。新茶公司辩称,根据技术中立原则,“智能重写”仅通过基本的翻译功能进行输出,输出的结果无法直接发布,根本达不到洗稿的侵权目的。用户注册新茶公司软件账户,发布文章时仍需单独登录企鹅号,不存在截取腾讯公司的流量。“爆文中心”只不过是将这些作品进行了整合,并未损害腾讯利益。其“导入编辑”功能,实质上就是人们常用的复制与粘贴功能,只不过简化了过程。总之,他们也不构成对腾讯公司的不正当竞争,其商业利益与腾讯不存在此消彼长的竞争关系。法院:移花接木式的创作,其核心仍是抄袭澎湃新闻注意到,深圳南山区法院在认定新茶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重要一点是,该“自媒体助手”软件没有创作出新的作品,而是对其他平台的爆款和流量文章进行聚合、搬运、智能重写、变相抄袭等。自媒体行业内公认的商业道德和行为标准之一是鼓励原创、打击抄袭。原告提供的证据中,有一份名为“不会写稿怎么办之图文伪原创写稿”的doc文件,充分体现被告以伪原创为核心卖点,提供系统性的“自媒体学习资料培训课程”。其内容显示,伪原创的基本法则: 重写新标题、文章第一段增加摘要、文本内容的调整。该文对其所谓的“伪原创”进行了介绍,例如“将原创标题添加或替换为伪原创标题”、“文章第一段应该总结一下,在文章中插入关键词是很自然的,句型不宜过长。它可以是文章副标题的提取,也可以是文章本身的摘要”、“文章的伪原创应注意一定的技巧。此时,我们可以通过调整文章中每个观点的顺序。如果我们觉得这篇文章太短,我们可以从其他文章中提取一部分内容并填写。此外,如果文章太长,我们也可以适当地删除它。”南山法院认为,这种移花接木式的创作,其最核心价值仍是抄袭。“企鹅号”作为二原告旗下的一站式内容创作运营平台,其内容通过看点快报、腾讯新闻、腾讯视频、QQ浏览器和QQ看点等产品进行分发。原告作为“企鹅号”的经营者,经过长期投入大量的资金、技术、服务等经营成本,为自身建立了一定的市场竞争优势并获得一定的商业利益,原创和高质量内容必然带来关注度的提升,优质信息内容会带来更高的关注度,最终转换成商业利益。如果在“企鹅号”平台,通过“洗稿”的方式批量产生大量“伪原创”,必然破坏“企鹅号”平台生态系统良好的有序发展,降低该平台的流量和用户访问量,并给原告的商誉带来负面影响。法院还认定,被告通过诱导宣传的方式,涉案软件为其唯一经营软件,该软件的核心功能也均围绕“洗稿”功能,被告的行为非单纯提供软件技术支持,其行为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直接参与者,使上网用户对原告所提供服务的评价降低,同时也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不利于网络环境的健康发展。深圳中院确认上述判决,认为新茶公司向用户提供的“有专自媒体助手”软件服务,本质上是对原作品的变相抄袭,即通常所说的洗稿行为。实际上,其在“自媒体学习资料培训课程”培训中,通过“原创度检测”功能,针对性的躲避“企鹅号运营规则”“头条号内容运营规则”“百家号运营规则”“微信公众号运营规则”等多家自媒体平台运营规则,以“收益统计”功能,诱导式地鼓励抄袭。一审判赔20万,二审改判支持490万全额索赔南山法院一审判决新茶公司赔偿腾讯20万元。双方均提起上诉。二审中,腾讯认为一审法院判决金额畸低,无法遏制被告继续侵权。腾讯认为,其虽不能证明涉案软件在35 家自媒体平台运营的市场份额,但可以推算出其获利情况。比如,涉案软件在看点快报、QQ看点两个自媒体平台及“爆文中心”中有12个平台,腾讯占比为1/6。涉案软件最低的个人VIP价格为28元,新茶公司自称有50万用户。按照“爆文中心”板块上线时间直至开庭之日为22个月,其获利计算为28x22x1/6x50万x10%=513万元。深圳中院认为,腾讯经营的企鹅号等自媒体平台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流量大,获利程度较高,涉案“自媒体助手”是新茶公司经营的唯一软件产品,其在自己网站上广泛宣传、推广,在众多软件平台提供下载服务,侵权规模大、范围广。此外,新茶公司提交的2019年10月至2020年9月30日财务报表明显失真,其通过不断变化第三方平台“爱发卡”“91发卡”“910发卡”等来获取收益,在法院责令其提交第三方平台收款的财务数据时,拒不提交。新茶公司侵权的主观过错程度较高。而腾讯公司为本案维权支付了律师费、公证费等维权合理开支,基于以上考量因素,该院全额支持腾讯方490万元的赔偿诉讼请求。对此,4月25日,新茶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俊轩对澎湃新闻说,“这个金额太夸张了。”他表示,二审并未开庭审理,腾讯方始终没有提供其受损的直接证据,“490万元的判赔没有客观性。我们说‘有50万的用户’,那是广告宣传,不是真实的,我们真没赚到什么钱。公司只有两三个人,都是技术出身,第一次创业公司,确实也是认知不足,有客户有需求,我们就开发了这个功能。”工商资料显示,新茶公司注册资本仅10万元,主要人员仅2人。张俊轩表示,通过这场官司,他们认识其软件“洗稿”功能确实有问题,现在他们的“新媒体助手”已经下线了“智能重写”功能。该案于去年年底下判,至今未执行,“我们律师在和腾讯谈,走执行和解吧。”深圳中院认为,该案的典型意义是,这是一起网络服务商向用户提供洗稿软件引诱用户侵权而被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新类型、疑难、复杂案例。该案判决对网络服务商研发的新技术,是属于技术中立行为,还是属于引诱网络用户侵权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了清晰界定;在侵权损害赔偿方面,对主观恶意重、侵权规模大的洗稿软件提供商,判决责令其承担较高的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对同类案件的审判具有较强参考和指引作用。该案判决有利于从源头上打击洗稿行为,制止网络服务商恶意向用户提供洗稿软件,规范自媒体的创作行为,净化自媒体平台的生态环境,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鼓励原创,对促进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与繁荣具有重要意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