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grsw.com

抗疫不力、犯罪率升高,硅谷打工人看不下去:投身当地政治

1月11日消息,过去,许多美国科技工作者都对地方政治不感兴趣,认为这与他们无关。然而随着新冠疫情继续肆虐,身为硅谷中心的旧金山政府却因抗疫不力、效率低下、犯罪率升高、住房短缺等问题而饱受批评,许多科技工作者也有了新的副业,开始投身当地政治,希望能够帮助重塑这座城市。

图1:西瓦·拉吉正向行人分发带有旧金山学校董事会罢免相关信息的购物袋

像许多来到旧金山的科技工作者一样,当涉及到当地政治事务时,西瓦·拉吉(Siva Raj)认为这与自己无关,至少有一段时间是这样。拉吉出生在印度,于2016年经济繁荣时来到美国的科技中心硅谷,他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自己创建的健康应用上。他说:“我只是个典型的科技工作者,专注于经营我的初创公司,与政治完全脱节。”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拉吉目睹了旧金山公立学校在疫情期间基本停课的困境,而其他学区和私立学校却重新开放。他与爱人开始关注学校董事会。当时,该董事会卷入了一场学校更名之争,包括以林肯的名字为学校命名。拉吉为此变得相当沮丧。

然而,这种挫折感促使他行动起来。现年49岁的拉吉现在正与人共同领导一项努力,即通过2月份的“罢免选举”罢免三名学校董事会成员,这是自1983年以来旧金山首次举行地方官员罢免活动。拉吉解释称:“这不是一场常规的政治竞选,我们现在面临着一场真正的危机。我们的孩子正处于危险之中。”

积极参与罢免政府官员

拉吉并不孤独,还有许多与他有同样诉求的人,包括更多过去对地方政治漠不关心的科技行业员工、创始人和投资者,他们突然对旧金山政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既可以帮助重塑这座城市,也可以在全美范围内引起反响。这些新进入地方政坛的人中,许多人认为自己是左倾人士,尽管他们在从犯罪、学校到住房短缺和小企业监管等问题上,瞄准了该州很多最知名的自由派人士。

科技工作者和风险资本家正在帮助推动一场试图罢免地区检察官切萨·布丁(Chesa Boudin)的行动,后者被视为冉冉升起的进步派政治新星。去年,许多人加入了罢免州长加文·纽瑟姆(Gavin Newsom)的努力,但未获成功。

图2:西瓦·拉吉和他的伴侣秋·洛伊金分发印有旧金山学校董事会罢免信息的购物袋

风险投资家扎克·科利厄斯(Zach Coelius)说:“我认识的每个人都疯了,变得特别狂热。”科利厄斯曾独立创业,2005年搬到了旧金山湾区。他说,多年来,他和朋友们对这座城市的政治采取了一种“善意的忽视”,但现在,“我的每一个朋友都突然变得非常投入”。

然而,被白领科技工作者视为解决方案的东西,却往往被旧金山老牌政客或其他居民所憎恶,他们中有些人指责享有特权的科技工作者排挤低收入的邻居。与此同时,从政治角度来看,科技行业从业者也并非是个整体,有些人将精力投入到关注劳工组织等事业中。

法乌加·莫利加(Faauuga Moliga)是将在2月份进行罢免投票的三名学校董事会成员之一。他表示,尽管他对科技界非常尊重,但他不确定学校董事会成员是否都愿意与该市其他社区合作。莫利加说:“我们如何为所有人创造美好的旧金山?还是你只想为自己创造一个旧金山?”作为学校董事会中的首位太平洋岛民,他在这座城市长大,目睹了家庭成员被昂贵房价挤走的场景。

被质疑只关心税单

旧金山居民长期以来总是批评非本地科技工作者没有足够回馈社会,尽管他们在现代版“加州淘金热”中赚取了大量财富,并帮助导致了“士绅化”。如果科技高管接管市政厅,他们通常会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税单上。随着疫情延续,许多科技工作者离开了这座城市,因为旧金山昂贵的租金变得越来越令人难以承受。

记者乔尔·恩加迪奥(Joel Engardio)也为科技初创公司做公关工作,积极参与学校董事会成员罢免和其他政治斗争。他说:“大约10年前,政界人士开始关注科技行业,并想知道‘科技届什么时候会参加投票?’然而,尽管科技工作者不断涌入这座城市,但他们并不愿意参与政治活动。”

对于那些去过不同地方旅行或生活过的科技工作者来说,对这座城市抱怨最多的地方就是停滞不前。科利厄斯称:“如果你前往世界其他大城市,他们不会遇到这些问题:我们似乎什么都建不了,什么都修不好。我们似乎不可能有个能在基本层面上流畅运作的城市。”

到目前为止,科利厄斯已经将愤怒发泄到向另一位科技企业家比拉勒·马哈茂德(Bilal Mahmal)的竞选活动捐款上,后者正在参加州议会的特别选举。和许多科技界人士一样,科利厄斯始终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表达他的不满,其中有帖子甚至称反对变革的人是“白痴”。

旧金山的政界并不总是欢迎新来者。这座启动了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政治生涯的城市,往往由紧密联系的社区团体和错综复杂的民主党附属政治组织主导。在大多数地方,这些组织都会站在同一阵线。

但现在,更多的软件工程师、设计师和企业家正在扎根于旧金山。虽然许多科技界人士将此次疫情视为迁往得克萨斯州奥斯汀或迈阿密等城市的良机,他们认为这些城市治理得更好,或者至少街道更干净,但也有些人选择继续留下,即使需要在市中心和郊区通勤时花费更多时间。

作为新觉醒的积极分子,他们相对富裕,在商业上经验丰富,对这个被认为是美国领先的进步城市长期存在的当地问题越来越感到愤怒。他们过去的政治脱节让选举官员询问他们的动机。莫利加说:“当我听说科技行业,以及学校董事会罢免事件中有大笔资金流入时,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人真的关心孩子们吗?是否更关心意识形态问题?”

科技行业存在分歧

与学校辩论同时进行的是一场关于犯罪的斗争,在6月份就罢免该市地区检察官进行投票之前,这场斗争正在上演。现年41岁的布丁自2019年当选以来就受到全美关注,因为他反对大规模监禁,而且他的背景不同寻常。作为一名罗兹学者(Rhodes Scholar),他的父母是极左派组织成员,曾在监狱服刑,他曾在委内瑞拉政府担任过短暂的翻译和公设辩护律师。

几位富有的科技风险资本家是罢免布丁运动的最大捐赠者之一,包括Coinbase早期投资人Garry Tan和PayPal联合创始人、共和党长期捐赠者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Garry Tan捐赠了5万美元,萨克斯捐赠了7.5万美元。助长布丁反对情绪的不仅仅是人们对犯罪率、一系列零售盗窃和其他备受瞩目的案件的看法,还有一场科技纠纷:布丁在2020年就工人保护问题起诉了快递应用DoorDash。

但罢免选举也吸引了支持布丁的科技活动人士。初创公司Ripple的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克里斯·拉森(Chris Larsen)表示,他已经向反罢免运动捐赠了10万美元,他预计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布丁,其他人都会捐赠更多。拉森说:“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将是一场全国性的运动。我们都对这座城市里发生的事情很生气,指责地方检察官只是一种简单的、推卸责任的游戏,它没有认识到问题的复杂性。”

并没有试图接管政府

拉森还说,科技行业的挫折感正在上升,但参与政治活动时更为活跃。他是旧金山人,多年来始终活跃在当地的慈善和公民项目中。拉森表示,如果人们保持住兴趣,不疏远其他人,这个行业在当地的影响力可能会大得多。科技行业需要以一种持久的方式参与进来,但我们并没有试图接管政府。

对于许多科技工作者来说,这意味着不是开始新的创业,而是建立新的政治组织,试图改变城市在住房、交通和其他主题上的政策。

史蒂文·巴斯(Steven Buss)称:“我爱这里的人,我爱这里的文化,我想永远住在这里。”他在谷歌当了五年软件工程师,于去年辞职,专注于当地政治。他已经参与了一场要求建造更多住房的运动YIMBY,意思是“是的,在我的后院”。他还是GrowSF的联合创始人,该组织正试图说服更多旧金山人改变现状。

巴斯说:“创业界有句老话:要么努力成长,要么死去。我认为城市也是如此。我们的地方政治由反对快速进步的人士主导,他们不希望让建造住房或创业变得更容易。”

巴斯与其创业伙伴、曾在苹果和Twitter担任工程师的萨钦·阿加瓦尔(Sachin Agarwal)表示,他们已经为新的政治行动委员会筹集了50万美元资金。他们还制作了选民指南、播客节目和电子邮件通讯,据说后者已经有2万名订阅用户。他们指出了旧金山效率低下的问题,包括该市拒绝发放新冰淇淋店许可证,修建新铁路线需要数十年时间。

科技工作者正在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可能要到下一轮选举才能知道。阿加瓦尔和巴斯希望改变旧金山监事会的竞选,该市监事会最近的选票差距只有123票。 (小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